020-28823388
——
护理文化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管理部门 >> 护理文化

我的四年

    已经是第三次动笔叙写我的四年,总觉四年是漫长与短暂交界的岁月,写些随笔或总结总是好的。只是每次写了开头,便不知如何继续,是生活过于丰富多彩还是平淡至极难以整理素材?我想应该两者都不是,多半是因为思维紊乱无从下手罢了。

    白色的衣袋零星点缀的小黑点,洁白的衣领多了岁月的泛黄。我的四年,自然是从小师妹晋升为了大师姐。以前总喜欢写到“行走于病房的每一个角落”,如今概括大家所言,更确切的是竞走于病房的每一个角落 ,只是当初稚嫩羞涩的笑脸多了几分自信与成熟。曾经担心自己有一天会因为繁忙而又琐碎的工作而变得暴躁、泼辣,庆幸的是如今仍能保持表里的安静。现在想来,或许是因为自己想象力过于丰富。只要态度与原则在,哪能说变就变。

    关于我曾经表达对这份工作的热爱,从当初意志坚定的选择护理,到前阵子与同学聊起,她问我:四年了,还爱吗?我认真的想了这个问题,除了夜班偶尔让我感到孤独,黑眼圈似乎也愈发浓烈了,依然喜欢与病人间的沟通,喜欢用心地去完成我的工作,享受在这种特殊的工作中收获每一个小领悟。走了,会可惜,会心痛。

    四年了,除了考试一直贯穿其中,也许就是我的夜大了,说是混的,又有点小认真,没有做过作弊,多半因为从小就是考试的乖乖女。当初选择专科,始终是一直以来的遗憾,无论夜大的学位有没有实际作用,没有花太多的时间去思量,只知道应该尽力拿到,完成小小一个梦。夜大设的每个关卡,现在想来,实际是磨你的耐心,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如果气能撑到最后,那你就赢了。三年的夜大,给我上了很好的一节课。

    四年,如果再写,估计会变成唠家常了。总而言之,没有闪烁耀人,应该是在看似渺如尘埃的日子里永保初心,自由其乐,然后永往直前,还算积极乐观。

(心外二科/郑翠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