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English
  • 020-28823388
    ——
    优质护理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管理部门 >> 优质护理

    侧耳倾听

      一沙一世界,一花一天堂。无限掌中置,刹那即永恒。

    --题记

      重症监护室,作为生命的最后一道守护线,在这里我们看到了生命的脆弱与无可奈何,也见证了生命的奇迹与坚强不屈。一个个普通而又独特的生命,原本素不相识,却在这里有了交集,如果您愿意诉说,我们一定会侧耳倾听,听人,听事,听心,与您一起加入这场与病痛的战争中,一起去分担生活的苦难,一起去找寻生活的幸福!

    萤火虫之光

      那是一个叫“荧荧”的三岁小女孩,乖巧、纯真、可爱,却被“颈髓动静脉瘘”的阴影所笼罩,躺在了监护室大大的病床上,双上肢肌力3级,双下肢肌力1级,奔跑成了她和家人最大的梦想。周国平在《妞妞》里提到“迄今为止,你一直慷慨地让我们分享你的小生命茁壮成长的欢乐。现在痛苦开始猖狂折磨你的时候,我却不能替你分担一丝一毫,你的弱小的身躯独自承担着无法忍受的剧痛。尽管你是我们的亲骨肉,疼痛却只在你身上,我们始终在你的痛苦之外,只能从旁判断,不能亲身感受。所谓‘感同身受’,从来不过是表达一种心情罢了。”这大概是父母面对子女被病痛折磨,最无可奈何、最真切的体会吧?相守、坚持似乎是他们唯一可以做的事情:每天30分钟的探视,成了弥足珍贵的时刻;四处奔波攒钱,只为给孩子提供最好的医疗支持,只为说一句“宝宝,你要听哥哥姐姐们的话,加油,我们等着你出院,等着你像从前那样跑跑跳跳……”。

      夏夜里,风轻吹,窗外城市的灯光闪耀明灭,床上小小的身子安静地看着她最喜爱的动画片汪汪队,眼里常含笑意,此刻她似乎是最幸福的人儿,不需要诗和远方,也忘记了躯体的疼痛与不适。有点庆幸她是在这样一个容易满足的年龄遇上了这样的不幸,无论前方如何都有父母替她负重前行。夜更深了,这个城市也入睡了,萤火虫小小的身影在夜空中闪动,渺小却充满执着和希望。希勒.库斯特说“上帝让你成为好孩子,就是对你的最高奖赏”,希望上帝能对好孩子有更多眷顾和关照,希望每次付出都有收获,希望认真活着的人都能被世界温柔相待。

    麦琪的礼物

      “昨天,你们的宝宝出生了,六斤八两”,在老人的诉说中,他看着手机里宝宝的照片,眼中泛起了点点的泪光,其中有喜悦也有无奈。他是一个伟岸结实的男子,也曾是家人的依靠,也曾有个幸福美满的家庭,一个月前却因右侧基底节区脑出血住进了我们ICU。此刻他躺在床上,意识清醒,气管切开限制了他的言语,偏瘫限制了他的行动,睁开眼只有白色的天花板,闭上眼只有不绝于耳的报警声。孩子出世,却不能陪伴;家人为自己奔波,却不能言谢;三十岁,正值壮年,正是奉献的时候,却被局限在这小小的病床上,躺着成了他生活的全部,家人每天半小时的探视似乎成了他最无奈的时刻。孩子的降生,是麦琪的礼物,但有时候却收获不到它本该有的祝福,自孩子出生后,他每日的眼神中分明多了一丝无奈与幽怨。此时的他已经度过了高危期,很快就可以转出重症监护室,很快就可以自由说话,家人的付出和期待也有了收获,在很多人看来,这已经是最好的结局了。但是等待他的还有漫长的康复训练期,还需要家人长久的陪伴和付出,未来是否能够恢复正常的肢体运动还有漫长的观察期,未来他是否能够成为一个好父亲,能否担任起父亲应该有的责任?我无从得知,但是我知道每次厄运的降临对于患者,对于患者家人,都是一次沉重的打击,都需要很长的恢复期。

      有时候我会问自己,生命的意义到底是什么?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答案,但却一直没有标准答案。人生的路上,我们也许会被逆境击倒无数次,觉得自己似乎一文不值,当你一味地沉浸在过去,就很容易在当下一无所获,但生活还是要继续,人总是要迎接崭新的明天,对于这个全新的明天,不管前面是什么,我们只要有劲儿行进,只要行走,总会到达彼岸。

    再见,不再见

      在我三年的职业生涯中,他是一个奇迹,让我在认识到临床医学的局限性后仍然相信奇迹和希望。“他刚退休,我们本来打算等他一退休就到处旅行,没想到他却这样了”“看,他的手指会动了,他的嘴角可以动了,他可以睁开眼睛了”“之前在家里的医院几乎已经被宣判成为植物人了,还好我们没放弃,感谢你们的治疗”……这是一个高血压脑出血的患者,在外院本来已经宣布没有苏醒的希望了,但是家属始终坚持,患者也有很大的求生欲,大概是源于他对自己未能兑现的承诺的执着,后来他醒来了,转到了普通病房。几周后,他又回到我们ICU了,这次是因为颅内微小动脉瘤破裂出血导致昏迷,奇迹再次发生,几周后他又苏醒了,在家人及医务人员的欣喜中,命运又给他开了个很大的玩笑:尿脱落细胞镜检高度怀疑肾肿瘤,病情稳定后他回到了病房,后续的消息我也没能知道,只希望那次说完再见后可以不再见。

      海明威说“一个人并不是生来要被打败的,人尽可以被毁灭,但却不能被打败”,但是治愈机会渺茫的疾病却是例外,它让你与家人都陷入无边无涯的苦海,放弃与不放弃似乎都是情理之中的事。当你与疾病的抗争如西西弗和巨石一样,日复一日,陷入毫无止境的苦役中,无论多么坚强的人都会开始绝望,终会溃不成军。因而每一位始终坚持的患者和家属都是可歌可泣、值得崇敬的。医院是一个大家都不愿驻足的地方,ICU更是一个大家都不喜欢的地方,每个人都会有生命的歌颂者,ICU的医护人员,作为某些人生命的摆渡人,希望在这里遇到的每一个患者终将上岸,去到哪里都是鲜花盛开,从此可以不再相见。

    尾 记

      生命的意义包罗万象,但每个单一的生命点,最终都是为了桥接过去和未来而存在着。作为一名ICU护士,侧耳便能听到人们心里最脆弱、最恐惧、最真情的声音,希望能够和您一起去面对生活的苦与乐,一起在病痛和死亡中去探索生命的意义。往来于生命间,见证过生前的呼吸化作死后的空气,更懂得健康的重要性。都说幸福是个比较级,同样的分量,幸福与否取决于比较的底物,你永远不知道不幸和明天哪个先到,所以更应珍惜当前。生活中不如意的事占了绝大部分,因此,活着本身是痛苦的,但扣除八、九成的不如意,至少还有一、二成是如意、快乐、欣慰的事情,我们如果要过快乐的生活,就要常想那一、二成好事,时刻提醒自己记得幸福。

    ----神经外科ICU  胡丽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