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English
  • 020-28823388
    ——
    专科护理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管理部门 >> 专科护理

    愿你经过的路,都能开出花来 ——我想做你身边最后的天使

    华灯初上,忙碌了一天的护士们下班了,在更衣室,传来了她们的对话……

    “有点害怕上夜班”,一个小护士说道。

    “为什么?”小许(化名)不解的问。

    “觉得压力很大,因为12床那奶奶,可能会在这几天……

    “你不用有压力,她家人说了,不抢救……”这时,小许哽咽了!

    “如果奶奶在我班上走了,我一定会用心做好对她的最后一次、最后一次护理……”说到这,小许再也忍不住,哭了出来。

    那个小护士没想到她的一句闲聊,竟在这一瞬间,击中小许内心最柔软的地方、引发深刻的情感。

    这不是一篇小说,仅仅只是一个叙述者叙述一个护士对一个患者的感情很多人可能觉得难以置信,不能理解为何会对一个没有关系的人用情如此深,他们会觉得医护人员在临床久了,生离死别见多了,便再没有那种脆弱的,玻璃般易碎的心。他们或许不会知道,天天与患者相处的医护人员们,即使生离死别发生多少次,离别之际也无法控制自己的悲伤!

    对话继续着……

    “我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这样,但是我昨天在微信工作群上看到他们说奶奶家属拒绝置管拒绝按压拒绝送ICU拒绝一切的时候,我竟然在家哭了,哭得很伤心,真的觉得自己好傻!”

    小许勉强地笑了一下,泪水继续在她脸颊滑落~

    奶奶的家境很不错,儿子是国内某知名企业高层,给奶奶买了一间很大的房子但是她老伴走得早,儿子又很忙,偌大的房子,只有奶奶和她的两个保姆,奶奶虽然很富足,但是从来不摆架子,不使唤谁,没见她对谁凶过,对谁黑过脸,哪怕是对那两个我们觉得并不是太用心照顾她的保姆。

    记得奶奶第一次来我们科住院,是上一年的八月份,刚从特外做完腹膜恶性间皮瘤术化疗后出现腹胀转入我们科的她刚发现肿瘤是八月初,那个时候,大概是奶奶病痛的开始吧,到现在,也只是半年时间,断断续续我们也相处了半年的时间。记得她刚来那会,给我们的第一感觉是——总是遮遮掩掩,好像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一样,有时候我们推门进病房,奶奶总是叫我们先出去,好像要藏起什么似的,一次两次之后,我们就知道奶奶的用意了,她身上有个人工肛,叫我们先出去那会就是要清理大便,怕有味道,我们每次查房要看她的人工肛时,她总会很不好意思的说“臭臭臭”,想拒绝,但是我们还是要看的。这就是奶奶给我们的第一印象——骨子里透着高雅有着善良又朴素的优秀品质。

    奶奶很瘦,没有置输液港之前针很不好打,所以我们总是很关注她的留置针,每次去巡房都会看看她留置针好不好,也会顺便问一句针口痛不痛,几次巡房下来,当我们再次推门进去的时候,她第一句话说的就是“不痛不痛~”当时觉得奶奶太可爱了,但同时也觉得这种病人很危险,这么怕打针,总怕我们要重新打针,如果痛还忍着说不痛就很危险了,工作久了就会有这样的敏感度,很理性但是其实奶奶不是怕痛怕打针,只是怕麻烦我们罢了!不过住院患者怕麻烦医护人员,也是我们所要担心的,因为她有事都会能忍就忍,不想麻烦别人,虽然强调了很多次不要怕麻烦我们,但是她还是有自己的一套,真是操碎了大家的心。最后出于病情的需要,大家还是动员奶奶去做了个输液港。

    奶奶术后会按时返院做化疗,化疗完了,病情稳定了就会批准出院回家,一般出院病人都会很开心,但是奶奶有时候会说想住多几天,我们开玩笑说是不是舍不得我们的时候,奶奶笑得舒心又腼腆,感觉像小孩子心思被猜中一样。刚好有一次化疗是年前,计划是化疗完刚好春节前就可以回家,但奶奶好像有点不太想,聊天中,奶奶提出她不想出院的想法,问能不能在医院过完年,她说她喜欢在这里,有人陪她聊天,听到这的时候,大家都很心疼奶奶。

    奶奶的家乡口音很重,虽然我们都很认真听,但有时候也会听不清她说什么,但是看得出她很希望和我们沟通,当真的听不清的时候,知道只是闲聊,我们便笑笑,奶奶也就笑笑,也不知道她知不知道我们没听懂。

    “那天晚上……

    小许抽泣着继续说,

    “我上夜班,凌晨三点,奶奶吐了,整个床都是胃液,床单被套衣服都湿了,我当时一心只想赶紧换好床单让她舒服一点,可能会有点急,但是并没有不乐意,我换啊换,奶奶很虚弱,没什么力气,当我弓着身子去解奶奶床头的床单时,奶奶在耳边很抱歉地对我说‘我不是故意的’,听到那一瞬间,我眼泪就没忍住了,一边哭一边继续换床单,这时唐医生来了,看了一下奶奶,然后帮我一起换床单”

    说到这,小许一边哭得更加厉害一边又说 “哎呦,我怎么会这样呢,真的好傻哦,为什么这么想哭,是不是很丢脸?” 小许望着更衣室的那个小护士说。

    “不会啊,我觉得很好啊,不是丢脸的事。”

    那小护士显得有点不知道怎样安慰小许,便借口进了厕所,以为出来的时候小许心情会平复一些,但是推开厕所门出来后,小许趴在了衣柜上泣不成声,小许的伤心,也触动到了小护士,忍不住也模糊了双眼……

    这次的对话给小护士很多的感触,让她想起了南丁格尔的希波克拉底宣言,想起了当初的梦想,想起了当初满腔热血的自己,工作的这几年,她也有点怀疑自己,是否仍坚持自己的护理事业,她觉得缺少了刚进临床那种冲劲和傻样,变得“老油条”,变得“干练”,变得不是自己,这一次生离死别让她重新审视护理,重新看看这个世界,重新看看自己,重新感受生命的温度。

    小护士的那个夜班,没有再害怕奶奶家人已经完全放弃了,拒绝心电监护,拒绝一切治疗,一切营养液,奶奶的家人帮她穿好家里带来的衣服,围着她,所有人哭红了眼,沉默着围在了奶奶身边,可小护士没有像奶奶家人那样沉默,还是像往常一样向奶奶道晚上好,还是像往常一样叫她一声奶奶,还是像往常一样告诉奶奶今天是她上夜班,帮奶奶摆好舒服的体位,小护士不是不知道奶奶的病情,只是不想到这个时刻了,让奶奶感到害怕。夜深了,奶奶的家人轮流看护,有一个男家属在旁边睡觉,鼻鼾声很大,小护士原本想叫醒他到走廊睡,但是又想,奶奶会不会听着家人的鼾声会更安心些,就不会那么害怕了,想着想着,她也就没有叫醒他,原来关心一个人,真的会为一件小事斟酌很久,思考很多!夜很长,泪未干……

    奶奶并没有在小护士的夜班离开,但是在那个夜班之后的第二天在家属的要求下出院回家了。回老家,是奶奶最大的心愿。回去的时候,远远的看到奶奶的儿子半蹲着在奶奶耳边和她说着悄悄话,大概是说“妈,我们回家了”吧。奶奶回家的那天晚上,小许上夜班,看到奶奶的名字已经不在一览表上了,小许很伤心,说如果奶奶要离开,希望在的班上离开,很想再帮她做一次口腔护理、会阴抹洗,为奶奶做一个很好的临终护理,好好跟奶奶道别……随着小许的眼泪和奶奶的离开,这段不一样的情感也将永远尘封于大家都心底。擦擦眼泪,收起玻璃心,小许忙碌的身影又出现在病房中……

    医护工作者的心最简单了,别人对你的爱可能会挑,但是我们不会。你来,只要信任我们,医护人员一定会成为那个最关心爱护你们的人。记得刚入职的时候,一个老师在入职大会上跟我们说过,我们中山医很忙,但大家都是一边骂娘一边拼命干的,你愿意加入我们吗?当时的回答是愿意,现在也一样。我们是天使,是大家最值得信赖的天使,能够给予患者最初和最后的关爱

    最后对于所有的人说一句,愿你们经过的路,都能开出花来!

     

    特需二区

    曾健华

    2018.4.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