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0-28823388
——
媒体报道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媒体报道

【39健康网】中山医“欧盟”联姻打造最强师资 为中国未来培养医生

发布日期:2017-03-20发布人:管理员

课程体系滞后、师资力量薄弱、年轻医生临床能力不足是当前国内医学教育机构面临的三大困境。如何突破制约我国医学教育发展的瓶颈,为中国未来培养优质医生?

  3月16日-19日,首届欧洲医学教育联盟中国区域教育论坛在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举行,旨在促进国际交流合作,为教学同行者提供平台,向国外医学教育学习,从而提升中国医生的临床服务水平,满足社会和老百姓的健康需求。与会专家表示,中国在医学教育加强国际合作,尤其是中山一院与欧洲医学教育联盟(AMEE)深入合作的模式,将医学教育与国民健康需求、社会需求紧密结合,培养出经过高质培训的医生来重建中国的初级保健体系,将是突破中国医学教育瓶颈的关键。

500 333水印2

500 333水印


  中山医与“AMEE”联姻已培训150名师资

  中山大学医学院是我国第一所西方医学专业院校,发展至今拥有10家附属医院,附属第一医院是其中规模最大的一家。中山一院自1910年创建以来,已有教育部认证的5家国家级重点学科,卫生部认证的28家国家级重点专科,综合排名为全国第四。目前医院病床达到4000张,职工6000名,每年门诊量近五百万。

  “规划得当、实施到位的医学教育是综合性医疗服务的基石”。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院长、党委书记肖海鹏教授表示,中山一院的优质服务一直处于国内业界的领先地位,不仅体现在临床工作与科研成就,还体现在医学教育,极其重视医学教育的国际合作,最为突出的是医院与欧洲医学教育联盟(AMEE)的深入合作。

  欧洲医学教育联盟(以下简称欧盟)是全球性医学教育联盟,致力于通过循症医学教育实践及研究,支持全球将近100个国家和地区的会员单位探索和发展适应现代医学进步、引领与国际顶尖水平同步的医学教育策略、规划、模式及方法。

  中山一院是“欧盟”目前在中国区域的唯一会员单位,并成功举办医学教育核心技能培训班(ESME),以及欧洲区域以外第一次举办及中国区域首次举办的客观结构化教师评估学习班(OSTE)。中山一院院长、国家级医学教育专家肖海鹏获聘为欧盟官方医学教育杂志MedEdPublish的中国区域唯一入选的杂志编委。该医院即将与“欧盟”成功洽谈,落实中文版欧盟学术杂志《医学教师》(Medical Teacher)的创刊,与此同时成立医学教育发展中心暨欧盟中国区域办公室,中国区代表正式加入该院师资队伍。

  截至目前,欧洲医学教育联盟(AMEE)已经为中山医系统培训了150名师资,他们将是中国最好的临床医生。

  中国医学教育面临3大挑战

  近十年,我国医学教育规模不断扩大,医院飞速发展。随着人类病种的不断增加,患者维权意识增强,医学模式转型,对医生的要求也越来越高,当前我国的医生培养模式已经难以满足国民健康需求和社会需求。

  肖海鹏指出,中国的医学教育体系依然面临重大的挑战,其共性问题造成了所有国内医学教育机构包括中山一院也难逃置身于困境。

  1、课程体系滞后

  我国的医学教育课程体系缺乏足够的顶层设计,无法与时俱进、与社会的需求有效衔接,基础教学与临床教学脱节,导致学生的学习环境人为割裂,无法连贯成为有机整体。现代化教育体系的培育在中国仍处于萌芽阶段,客观结构化临床考试(OSCE)、问题导向型学习(PBL)、最佳循症医学教育(BEME)及很多其他国外的创新教学模式没有得到足够的实践、普及、推广。

  2、师资力量薄弱

  教学师资的激励机制至关重要,遗憾的是由领导层主导的外部或内部激励机制在中国都尤为罕见。因此,教学使命通常被教学医院的日常运作需求所取代,临床导师无暇或无意顾及为学生提供足够的学习实践、操作动手、临床培训的机会,阻滞了学生或年轻医师的临床能力向纵深发展。

  更为严重的是,基于教学未得到有效倡导及激励,国内大部分医学院校及附属医院的医生和教师在教学实践之前都未曾经过系统的教学能力培训及考核。中山一院组织的教学核心技能培训班(ESME)受到学员热烈欢迎的原因,就是因为他们是第一次通过这样的培训得以接触和了解到现代的教学理念及方法。

  3、年轻医生临床能力不足

  国内如今的年轻医生临床能力不足以胜任岗位,其有力佐证数据是国家执业医师资格考试的通过率仅为50-60%。

  中山一院去年的调查数据也同样显示,年轻医生从医学院校毕业后难以凭借自身能力独立行医,高达三分之一的外科博士毕业生无法独立操作急诊夜间手术。“与我院参加全国技能大赛获得冠军的在校生相比,这些年轻医生的临床技能显得尤为孱弱”。肖海鹏说,原因在于这些外科博士的临床训练不足,除了培训体系的缺陷,还因为缺乏标准化的教学方案设计、缺乏过程性评估以及结果导向型评估,造成培训重复低效和核心临床技能缺失,教学现况愈加艰难。

  医学教育不能脱离社会和老百姓的健康需求

  为了培养出合格乃至卓越的医生,国内医学教育机构积极探索医生培养新路径,纷纷向国外取经。然而,很多所谓引进只是生搬硬套,结果在中国水土不服,以失败告终。

  “国外先进的教学理论、教学内容,一定要适应当地民众的需求和社会需求,才能培养出适应当地社会的医生。”欧洲医学教育联盟(AMEE)发展部主任、世界卫生组织的医学教育、青少年和基层医疗顾问Trevor Gibbs教授表示,“欧盟”的理念强调社会责任,要将医学教育与群体健康需求、与社会需求紧密结合起来,培训课程应当与中国医生匹配。

  “OSTE(客观结构化教师评估学习班)的课程正是针对中国医生的特点来设置的,首次在欧洲以外的国家举办。”利物浦大学医学教育教授、AMEE资深医学教育专家David Taylor教授说,中国引进AMEE培训体系后,“欧盟”不会撒手不管,而与中国共同进行师资培训,相信中国的经验会影响“欧盟”在其他国家的发展。

  墨尔本大学外科教育、莫纳什大学卫生健康模拟教育专家Debra Nestel教授表示,作为医学教育,学生的需求应摆在第一位,倡导师生共同建设,因此“欧盟”的所有培训课程都与社会高度相关,并非关在象牙塔里培训。

  对于中国医改,大力培养全科医生是解决制约我国基层医疗服务提升的关键。Trevor Gibbs教授表示,提升初级卫生保健的能力对中国下一步医改具有重要意义。世界卫生组织的研究表明,世界各个国家和地区,凡是建立了完善的初级卫生保健体系,其人民健康各项指标都排在前列。也就是说,一个国家的健康保障好,其全科医生培养肯定好;没有优质的全科医生,国家不可能有好的健康保障。对中国初级卫生保健能力的夯实是“欧盟”与中山医此次合作的重要内容之一。

  迈阿密大学医学院内科副教授、迈阿密大学Gordon医学教育研究中心教育发展部主任Ross Scalese称,此次课程开设了临床技能实操,就是夯实中国初级卫生保健能力的重要措施。

  虽然欧洲医学教育联盟目前只在中山医系统进行高级师资培训,但未来会考虑帮助中国基层医院培训医生。经“欧盟”培养出来的150名中大师资,他们在将来完全可以承担培养中国全科医生的重任。(通讯员:李绍斌 、彭福祥)

http://m.39.net/zl/a_525229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