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0-28823388
——
媒体报道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媒体报道

【广州参考】胎儿膈肌有大洞,一出生就会憋死?中山一院八科专家会诊为他“续命”

发布日期:2017-09-01发布人:管理员

35岁的单女士在怀孕22周时发现胎儿膈肌上有一个大洞,原本应该待在腹腔里的脾脏,从这个洞钻到了胸腔,并压迫肺部。这意味着一出生,第一声啼哭很可能要了宝宝的命。

产科医生立即为产妇申请了门诊疑难病例的多学科会诊,经八个科室的多位专家出谋划策,剖宫产当天,宝宝刚被产科医生从宫腔里娩出上半身,麻醉医生便争分夺秒地实施气管插管为他“续命”。出生一周后,病情相对稳定的孩子接受了膈疝修补手术,母子平安。

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8月29日从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获悉,单女士和宝宝是该院推出的门诊疑难病例多学科会诊制度的受益者。这项会诊制度,为“找不到病根”、“一科医生搞不掂”的疑难重病患者排忧解难。

胎儿病死率高达60% 
八学科专家开“诸葛会”

从得知腹中宝宝有先天性膈疝,到怀孕29周时磁共振检查确认胎儿已发生左膈疝合并脾嵌入,单女士一直心情沉重。

“小儿先天性膈疝最大的风险在于,由于腹中脏器疝入胸腔,肺发育不良,孩子生出来后呼吸困难,很快就会窒息死亡。”中山一院产科主任罗艳敏教授指出,小儿先天性膈疝是新生儿急危重症之一,是由于胚胎发育异常,导致膈肌缺损,腹腔脏器疝入胸腔及肺发育不良。这种疾病对心肺功能、全身情况均会造成不同程度的影响。

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获悉,先天性膈疝的发生率为1/5000-1/2000,其病死率高达40%-60%,原因就是先天性膈疝合并的肺发育不良。

辗转广东数家大医院求医无果后,单女士来到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由于病情特殊,超越了产科的范畴,接诊医生申请了一个豪华版会诊,免去了她来回奔波挂号之苦。来自产科、小儿外科、麻醉科、新生儿科、PICU、超声科、医学影像科、手术室等8个科室的教授们聚集在一起,针对单女士和腹中宝宝的情况进行反复讨论,最终确定了治疗方案。

为争分夺秒  
连医生站位都设计好

罗艳敏教授介绍,在多学科会诊时,教授们一致认为,单女士腹中胎儿一出生时必须立即做产时治疗。“这种宝宝没办法自主呼吸,巨大的先天膈疝会让肺部受到压迫,一出生便很快窒息身亡。”专家建议,在新生儿胎盘还未剥离时,通过气管插管的办法,保证孩子的呼吸。

插管必须分秒必争,如果间隔时间太长,不仅新生儿有风险,手术台上的产妇,也可能会因大出血而丧生。要做到万无一失,就需要高超的麻醉水平来为产妇保驾护航。

整个孕期和手术台上可能发生的所有风险,都在多学科会诊时被专家们反复讨论。为了紧密配合、无缝衔接,连产科和小儿外科两个手术团队的医生站立的方位,也被细致地设计好。

到怀孕38周时,单女士接受了剖宫产。宝宝一出生,还没落地,就接受了小儿外科专家的产时治疗,脱离危险。6天后,医生再为宝宝完成巨大膈疝修补术,手术十分顺利,母子平安。如今,宝宝已2岁,各项指标发育正常。

疑难重症不需东奔西走 
一站式会诊帮患者省力

有些患者身患多种疾病,去多个科室挂号看病,东奔西走劳心费力,如果属于疑难重症,对于不懂医的患者来说,无法汇总、理解各科专家的建议,不利于确诊或形成诊治方案。 

“这种集结多个学科专家会诊的疑难疾病多学科会诊,恰恰可以解决这样的难题。” 中山一院门诊办公室主任彭丹心说,多学科会诊适合在同一科室或多专科就诊次数仍不能确诊的患者、经多次治疗效果不佳的患者,以及同时患有多个系统疾病、需要多个专科协同会诊的患者。

疑难重病病人到中山一院相关科室就诊后,如需会诊,需要先获得具有副高职称以上的接诊医生的同意,再由患者向门诊发起会诊申请,一般在一周之内可安排会诊。受邀的各科教授对病情进行讨论分析,汇总得出初步的诊疗方案,再向病人进行解释和答疑,最终才完善诊治方案。

例如,由内分泌科和神经外科专科医师同时看诊的垂体瘤专病门诊,可帮助患者在术前联合评估垂体功能、制定手术方案,安排会诊、住院、手术,并在术后进行垂体功能和手术疗效的随访。

“乳腺癌复发转移患者,手术部位特殊的患者,合并冠心病、糖尿病的高龄乳腺癌患者,或者乳腺癌并发其他严重症状患者,也需要联合多学科治疗。”中山一院甲状腺乳腺外科副主任林颖教授说,该院门诊增设常态化的乳腺肿瘤门诊多学科会诊(MDT),由乳腺外科、肿瘤科、放疗科、病理科及放射科专家组成的乳腺肿瘤MDT团队,每周三向社会及患者开诊。多学科会诊的收费按照特诊标准执行。

 

文: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任珊珊 实习生 何碧媚 通讯员 彭福祥、李绍斌
广州日报全媒体编辑 吴婉虹

http://www.gzcankao.com/news/wx/detail?newsi=85397&time=15040923987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