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English
  • 020-28823388
    ——
    媒体报道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媒体报道

    【广州日报】九年以酒逃避 一朝脑起搏“定震” 中山一院首例脑深部电刺激治疗特发性震颤成功

    发布日期:2018-06-27发布人:管理员

    广州参考    2018-06-26 

    63岁阿伯老张,自50多岁开始现出不可控制的手震,就连使筷子夹菜入口都不行。痛苦之下,他天天靠二两高度白酒逃避。没想到医院帮他确诊是特发性震颤惹的祸。中山一院神经外科刘金龙教授团队帮其在丘脑腹中间核的脑深部植入起搏器,一举“定震”。这也是中山一院首例成功病例,给手颤病人多一条治疗之路。

    故事:九年“贪杯”背后是手震

    “你们好好的,不懂这病难受!”老张个子高壮,声音宏亮,说起“特发性震颤”这病却一脸痛苦。

    老张是八九年前发现手震的,手不活动时没事,但一旦写字、抓筷子,手就会不受控制地抖。他清楚地记得,大儿子结婚他要上台讲话呢,拿着讲稿就在话筒前抖呀抖,尴尬得满脸通红,也把自己的毛病彻底暴露了。

    此后,好多人跟说,手抖问题多数是遗传的,没法治,老张一想,确实他的父亲、大伯、姑姑也有这毛病呢,就医之心就淡了。

    他发现喝了酒可能人晕乎乎地,手也迟钝了,竟然不抖了!为了逃避,老张从此走上了“日日贪杯”之路,靠着天天喝二两高浓度白酒“缓解”手抖问题。

    可没想到,手抖越拖越严重了,到了前两三年,他连喝杯水、搬个物件这样的粗略动作都不行了,手抖发作的幅度、频率越来越高,别说正常工作了,就连生活自理、社交都没法进行了。

    就医:帕金森?人群1%发病的特发性震颤!

    2017年,老张扛不住了,开始辗转多家医院看病,让他想不到的是,医生怀疑是“帕金森综合征”,这病一般都知道麻烦了。可据医嘱吃药,手抖问题却并未能改善。

    后来,终于在上海一家大医院,老张被确诊为“特发性震颤”。

    原来,这是一种很常见的运动障碍疾病,因为特定脑深部神经元异常放电特别频繁,导致患者上肢远端姿势性、动作性震颤,还会伴头部、口面部或者声音震颤。此病好发于中老年人,国外医学研究证实人群发病率约1%,而60岁以上更多见。老张没想错的是,它真的有遗传性倾向,30%-50%的患者有家族病患史。

    本想着找准问题,医生开出的“阿尔马尔、扑米酮”抗震颤治疗药物,吃了疗效也不错了,可是,服药后老张血压明显升高现象,停药后又震颤反复发作,痛苦不堪。甚至一年间,药物抗震颤也失效了。

    根治:脑起搏器让他“无须再抖”

    今年5月,老张抱着最后一丝希望到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看病。经过系列诊断评估,神经内科陈玲教授和神经外科刘金龙教授建议老张做“脑深部电刺激手术”。

    老张说,手术是局麻的,“特别刺激”。

    原来,手术团队在术前根据CT、MR影像,反复计算确认手术计划的靶点,选好近额手术入路;关键是术中需要清醒的患者听指示举手、握拳等等,帮助医生利用X光机、电生理测试进行植入电极的位置确认!已经算是某种程度上医患共同完成手术了。

    当然,从上午9点至下午1点左右的手术时间里,老张其实听不懂医生们不时交流的“到达丘脑”“监测到丘腹中间核团(VIM)”“监测本体感觉传入”“微电调控”等等术语的,他只知道,医生们在他的脑部装了个起搏器,以后这个脑内电极就会调控着他本来异常的脑深部神经元,通过规律性、爆发性放电,让他的手“无须无抖”。

    术后,证实老张手术的计划靶点相当精准,微电调控成功了,困扰他八九年之久的手抖问题根治了,他终于回到了正常工作与生活中。

    图:手不抖了,老张甚至可以跟人“对手指”了

    这是中山一院首例特发性震颤局麻监测下行丘脑腹中间核脑深部电刺激手术(脑起搏器手术),该套手术方案以及疗法均处于国际领先水平。从此,特发性震颤患者将多了一条治疗之路。

    事实上,脑深部电刺激(DBS)疗法不仅能够治疗特发性震颤,而且还能有效治疗帕金森病和癫痫以及肌张力障碍等疾病。刘金龙教授表示,有信心使用脑深部电刺激(DBS)疗法在未来为更多病患带来安全、可靠、疗效显著的医疗服务,造福更多家庭。

    专家论治:治手震四种办法优劣话你知

    特发性震颤听起来拗口,但其实发病挺常见,就是中老年人常见的没有其他病征的手颤手抖,发病比帕金森综合征还高。

    刘金龙教授指出,并不是所有的特发性震颤一发病就得治,临床上发现病程进展是非常慢的,可能10年、20年都变化不大,只有0.5-11.1%的患者出现了明显的功能障碍,严重影响生活与工作,才需要治疗。

    而在治疗上,四种方法如下:

    一是药物抗震颤治疗。这是一般患者最先选用的治疗方案,不过药物治疗最大问题是容易出现耐药,而且副反应较大。

    二是注射肉毒素治疗。在震颤发生相关的神经、肌肉触点注射,通过抑制神经元的冲动释放与传导,达到抗震颤效果。不过肉毒素的维持时间仅10周左右,而且长期使用可导致神经、肌肉“瘫掉”。

    三是神经毁损手术。通过电生理监测,找到脑部异常放电特别频繁的靶点,用高温比如射频的办法将异常神经元灭活。不过,这一治疗4-20%在一年内复发震颤;只能做单侧毁损治疗,如果做双侧的话术后可能并发言语障碍、精神改变、不自主运作等的,而且神经毁损是不可逆的。

    四是脑深部电刺激(DBS)疗法。这一疗法其实从上世纪90年代就进入我国临床,但至今应用于特发性震颤仅不足100例。主要原因是需要准确找到并定位丘脑腹中间核团(VIM)的靶点神经元,直到如今电生理监测水平提升,才稳稳让VIM“现形”。如今接受DBS疗法的患者,不仅更安全有效,自身也仅感觉到埋在锁骨皮下的54mm*54mm*9mm的电池,实现体外充电,管用15年。

    “可以说,是电生理监测,让脑深部电刺激手术成为今后特发性震颤患者的首选手术方案。”刘金龙教授说。

    温馨提醒:中山一院开通“手抖”就诊绿色通道

    现为更好地帮助特发性震颤,帕金森病和癫痫以及肌张力障碍等患者就诊,现中山一院已开放就诊绿色通道。

    咨询电话:020-114(24小时)

    020-86668114(8:00-21:00)

    400-6677-400(8:00-21:00)

    18998309291(9:00-17:00)

    文、图:广州参考·广州日报记者 何雪华 通讯员 彭福祥

    http://www.gzcankao.com/news/wx/detail?newsi=192562&time=15300717087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