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English
  • ——
    媒体报道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媒体报道

    【广东电视台】异血型、零输血“换心”,中山一院再闯移植难关

    发布日期:2020-06-26发布人:guanliyuan

        胸闷、心悸、头晕……4年来,江西的邹先生一直饱受着扩张型心肌病带来的折磨与痛苦,“病情最严重的那几天,我基本处于昏迷状态,心脏无力带来的濒死感,让我怀疑是否还能见到明天的太阳……”对于心脏因病变得比常人大两倍的邹先生来说,换心成了拯救他生命的唯一希望。
        近日,在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心脏外科吴钟凯教授、殷胜利教授团队的通力协作下,终末期心脏病患者邹先生成功接受了不同血型的心脏移植手术,一颗年轻、健硕、搏动有力的心脏重新在他的体内跳动,焕发着勃勃生机。


        4年来频繁胸闷心悸 换心成唯一希望


        邹先生是一名江西省奉新县的41岁患者,也是家中的顶梁柱。4年前,邹先生轻微活动后,就开始出现没有诱因的心悸气促,经检查,医生诊断他罹患了扩张型心肌病。邹先生回忆道:“我之前上四楼都需要休息三次,体力劳动能力也丧失了……”



        接受了跨血型心脏移植后的邹先生


        作为家中支柱的他有两个孩子,其中一个今年即将高考,为了不让妻子独自承受压力,不让孩子失去父爱,4年来,邹先生一直咬牙坚持规范的抗心衰治疗,努力撑了下去。
        但3个月前,他又一次倒下了,先是在当地的县城医院住了一个月,又转院到省城医院住了一个月,但频繁发作的胸闷、心悸、头晕,躺不平吃不下,让他深深感到绝望。医生告诉他心脏移植可能是唯一的治疗手段,于是他多方打听后来到了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
        很快,邹先生被收入了心脏外科。经心脏彩超检查,发现其左心室已经扩大至71mm,左室射血分数已经下降至26%,而正常人的左室在45mm左右,EF至少在50%以上。
        住院之后,邹先生虽然经过积极的抗心衰治疗,但病情仍日渐加重,他的体循环波动,内环境紊乱,需要使用多巴胺、去甲肾上腺素维持血压,并在5月25日应用上了主动脉内球囊反搏装置(IABP),一种已广泛应用于心功能不全患者抢救中的机械性辅助装置。
        在邹先生危在旦夕之际,中山一院心脏外科主任吴钟凯教授表示,换心已是他生存的唯一希望,也是拯救这个家庭的唯一方法。
        “不能放弃,我来广州住院之前,正在读高三的孩子对我说,‘老爸,今年我们要一起加油,您要争取挺过来,我要争取考上好大学’”。邹先生说,他与孩子约定一起战胜困难。


        不同血型的心脏移植 术中实现“零”输血


        6月6日,一颗年轻强壮的供心被捐赠了出来。移植组吴钟凯教授和殷胜利教授马上带着超声医生到医院重症ICU评估这颗心脏的功能。经过各方面的评估,这颗年仅19岁的供心非常健康。



    吴钟凯教授在手术中(资料图)


        唯一与往常不同的是,供体的血型是O型,而受体邹先生的血型是A型。在这之前,心脏移植供受体均是尽量选择相同的血型,但如果继续等待同血型捐献供体,邹先生随时有死亡的高风险。
        经过全科讨论,吴钟凯教授、张希教授、殷胜利教授等决定使用这个相容血型的O型供心为患者进行心脏移植手术。因为,O型血是万能输血型,理论上可以给任何血型的患者进行输血,将这一理论应用到器官移植领域,国际、国内的同行都有过O型血供体进行跨血型捐献的成功案例。
        6月7日上午10点,邹先生的心包腔被打开,“他的心脏收缩无力,‘懒洋洋’地几乎不动。”殷胜利教授描述,心肌被撑大变薄,如同一层纸一样,这样的心脏条件,已经到了油尽灯枯的状态。
        专家团队顺利获取供心之后,很快将其移植入邹先生的体内,随着左心房、主动脉吻合完毕,主动脉阻断钳开放,血流冲入植入的“新”心里,一颗年轻的心脏很快就有力地跳动了起来。
        “不同血型的心脏移植手术,难点不只在手术本身,还包括输血并发症,移植后可能出现的免疫排斥等。”殷胜利教授说,“比如手术如果需要输血,到底是输O型还是A型?”
        为了避免输血并发症的发生,减少排斥风险,手术团队经过充分准备,运用专业的手术技巧,结合自体血液回输等方式,实现了术中“零输血”。
        手术后,邹先生就回到了ICU,当天晚上拔除气管插管,次日便从ICU转回了普通病房。6月10日,邹先生顺利撤除了IABP,目前患者已可正常饮食活动,他和妻子都露出了久违的笑容。


        异血型器官移植 为患者开启另一扇门


        吴钟凯教授表示,手术的成功仅仅是患者围手术期成功的第一步。围手术期仍要面对许多难题,例如,不同血型的心脏移植,术后出现急性排斥的可能较同血型的大,需要从各方面观察患者排斥情况,如心电图变化,肌钙蛋白趋势变化,心率、血压等变化。如发现有排斥的表现,需及时应用抗排斥措施,如激素冲击,加大抗排斥药物的用量等。在应用抗排斥药物的同时,还需要注意感染的发生。吴钟凯教授表示,手术的成功仅仅是患者围手术期成功的第一步。围手术期仍要面对许多难题,例如,不同血型的心脏移植,术后出现急性排斥的可能较同血型的大,需要从各方面观察患者排斥情况,如心电图变化,肌钙蛋白趋势变化,心率、血压等变化。如发现有排斥的表现,需及时应用抗排斥措施,如激素冲击,加大抗排斥药物的用量等。在应用抗排斥药物的同时,还需要注意感染的发生。



        “感谢捐献者的大爱和中山一院的医护人员,是你们给了我新生,给了我们家庭新的希望。”尽管面对未知的重重困难,但邹先生还是满怀信心,表示会和家人以及医护人员一道,努力战胜病魔。
        随着移植需求的不断增大,异血型器官移植逐渐被移植领域的专家所关注。据吴钟凯教授介绍,以往,异型血器官移植被人们认为是“奇谈”,由于抗排斥治疗手段、治疗体系等限制,患者接受了异血型器官移植后,往往很难跨过超急性或急性排斥的难关。
        在现代医疗技术的快速发展下,抗排斥药物体系的进一步完善,对疾病认识的加深,异血型心脏移植的难关已逐渐被攻克。但是围手术期抗排斥治疗及抗排斥与感染的矛盾的处理,目前仍无定论。
        近年来,随着新型的单克隆抗排斥药物的研制使用,在肾移植上,异血型移植已经成功取得了突破,像O型供肾移入A型或B型供体已经在亲体肾移植中相当普遍,即使是以往认为是禁区的A型或B型相互移植,在更精确的检测、血浆置换、抗排药物加持下也实现了突破。
        在心脏移植方面,由于是原位器官移植,手术风险较肾移植要高,异血型移植的手术选择也会更加严格。此次,中山一院成功为危急重症患者邹先生进行异血型移植手术,无疑为以后类似的患者缩短等待供体时间打开了另一扇门。




    广东广播电视台记者:黄铭萱
    通讯员:彭福祥、梁嘉韵

    报道链接:https://m.itouchtv.cn/article/1c595845406ba63716c8942ebea0a4df?shareId=kaiJz7eA

    日期:2020-06-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