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English
  • ——
    媒体报道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媒体报道

    【南方都市报】心脏发出的主动脉全面崩盘 他仍坚持将团员从青海送回广州

    发布日期:2020-10-23发布人:guanliyuan
        率领摄影爱好团友在青海游历,临近返回广州时却突然出现左侧肢体僵直,记忆“断片”的脑梗症状。并不明白个中凶险的广州导游曹先生,稍微好转后,在西宁机场签订了自愿承担风险责任书,坚持搭乘飞机回到广州。一路上,旅游团成员、 中山眼科中心罗益文主任监护了他三个小时,抵达广州后,他被迅疾送到了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

        检查结果很快证实-曹先生的脑梗仅仅是表象,他罹患的是更为凶险的A型主动脉夹层,心脏发出的主动脉血管,出现了系统性的崩盘,主动脉撕裂的裂口一直从心脏主动脉瓣开始,延伸到了整条升主动脉。不及时治疗,该病的第一周死亡率达到70%。即便是在医院里,如不及时手术置换血管,院内死亡率最高都可以达到30%。医院心脏外科吴钟凯教授、陈光献教授团队立即组织全力抢救,通过10个小时的马拉松似手术,终于用人工血管置换掉了整条主动脉,将撕裂的主动脉瓣置换,将主动脉弓置换,还为心脏冠脉搭了两条供血的天桥……


        胸痛之后记忆“断片” 

        稍事缓解后坚持飞回广州


        曹先生是一名摄影大师,因为热衷于率领摄影发烧友们去拍摄各种如画的风景,他干起了导游工作,并热衷于率领摄影爱好团友们走南闯北,用镜头捕捉自然之美。8月中旬,他率9名摄影爱好者来到世界屋脊青藏高原,在青海旅游、采风。
        8月26日下午,完成了为期10天的导游任务,他和团友们准备由青海西宁返回广州。
    可在青海西宁曹家堡国际机场候机时,老曹的行为、认知开始变得异常怪异,像完全变了一个人似的。他不认识随行的9名团友,左手还变得异常僵直,难于弯曲。

        “10人团队中,一共有3名来自医疗领域的医生,我是眼科医生,我先生是口腔科医生,团有中还有一个中山三院的放射科医生”,中山大学眼科中心眼外科专家罗益文教授最先发现了老曹的行为异常。那种喝大了“断片”似的意识模糊、混乱,加上一侧肢体僵直,像极了脑梗症状。摄影旅行团的其他成员很快就找来了机场医护人员,机场医护人员检查后表示,虽然他的生命体征是正常的,但是他的症状很可能是“脑中风”发作,目前状况仍然十分危险。在医生的陪同下,救护车将曹先生送到了当地医院急诊。



    在青海西宁机场,旅行团成员眼科医生罗益文在和当地医护人员进行沟通。


        抵达当地医院后,曹先生逐渐“苏醒”,也慢慢了解自身情况,当被急诊医生告知需要留在西宁进一步检查治疗时,他坚决反对。

        “我还没有把自己从几千公里外带来的团友们安全带回广州,我自愿承担所有的风险。”曹先生毅然决然地说,当时考虑到自己身为一名导游,理应对队员负责到底,全程跟随,所以不想留在西宁接受治疗。



    老曹在西宁签署的免责文书。


        在反复沟通及确认风险后,曹先生签署了免责相关协议书后,坚持上了飞机。而飞行途中,罗益文则在3个多小时的航程中不断观察、监测着老曹的生命体征,航班上也为他预留了3个供他静卧休息的座位。“当时在飞机上,就只是感觉自己睡了一觉就到了,有三个座位还睡得很舒服。”老曹当时还颇为得意,远远不知道之前的剧痛、断片的表象背后,潜藏着极其致命的风险。
        抵达广州后,这个负责的领队、导游,坚持到了团友带走最后一件行李。而他似乎也恢复了许多,甚至能提起脚架、行李。


        主动脉血管系统性崩盘   
        七成左右的类似患者已经院外死亡


        此时,他的家人早在机场出口焦急地等待多时,曹先生一出机场就马上被送往了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急诊科救治。结合之前发生的胸前区撕裂样剧痛、脑梗样症状,再加上生化检查中的D-二聚体指标高得异乎寻常。急诊阶段甚至还没有进行更为系统影像学排查,就认定老曹罹患的是极度凶险的主动脉夹层。
        后续的CT加强更是进一步明确,老曹的那根由左心室发出的主动脉,已经从心脏的瓣膜处就开始撕裂,并一直延伸到了双侧的髂内动脉。主动脉是人体内最粗大的动脉管,是向全身输送血液的主要导管,而老曹的这条管道,系统性的,全面的崩盘了。



    陈光献教授在讲解主动脉夹层的致命凶险。


        “主动脉夹层是死亡率极高的心血管疾病,是主动脉腔内的血液从主动脉内膜撕裂处进入主动脉中膜,使中膜分离,沿主动脉长轴方向扩展形成主动脉壁的真假两腔分离状态。” 陈光献告诉南都记者,主动脉夹层的患者从开始出现血管撕裂的24小时内,每耽搁一个小时,死亡率就会增加1%-3%,此病十分少见,发病率每年为十万分之一至二十万分之一,有65%~70%病人在医院外面发病因为血管破裂来不及救治就已经死亡,曹先生能在发病之后存活至今已是不幸中的万幸。
        急诊科医生紧急联系了心脏外科,老曹被被转到了心脏外科病房。面对病情如此严重的病人,心脏外科主任吴钟凯教授开始思索着治疗策略。在帮助病人控制病情的同时,快速排查手术禁忌症,并紧急召开全科讨论,组织全力抢救患者。


        换血管、瓣膜加搭桥、放支架  
        成功完成了心外领域最复杂的手术


        在心脏外科吴钟凯教授、陈光献教授、梁孟亚教授、冯康倪医生,体外循环科荣健教授、麻醉科袁宝龙教授等数十人的奋力合作下,曹先生在全麻状态里顺利接受了升主动脉替换+主动脉瓣置换+左右冠脉移植+主动脉弓置换+弓降部“象鼻子”技术。
        专业术语一大串,被撕裂的主动脉瓣、升主动脉、主动脉弓需要置换很好理解。可老曹为什么还要接受左、右冠脉移植手术(心脏搭桥)呢?元凶还是主动脉夹层,它出现全面、系统撕裂后,影响了全身的正常血供,而且心脏本身首当其冲,不进行冠脉口移植,心脏本身还是会因为缺乏血液供应而停跳、死亡。
        至于最后的“象鼻子”技术,则是一种用于治疗累及主动脉升、弓、降部动脉瘤的手术方法,也被应用于治疗A型主动脉夹层。手术的最大优点在于,充分利用了带支架人工血管的自我膨胀特性,在胀大封闭血管内膜破口的同时还能挤压、消灭血管内膜撕裂后形成的假腔,使撕开的血管壁结构重新贴附到一起,从而实现血管壁的重建。
        陈光献教授表示,手术团队在为老曹建立体外循环时还意外的发现,他的一侧头臂干(血管名称)由于撕脱主动脉内膜堵塞而沒有血流,这也很好的解释了老曹为什么会突然在西宁“断片”。
        艰难的另外寻觅了一条通道来建立体外循环,手术中一度还利用体外循环机将温度调低到了26摄氏度的深低温状态,以降低全身主要脏器对血氧的需要、消耗。
        “整整用了10个小时,并用几条总长度约30厘米的人造血管完成了关键部位的血管置换”。
        老曹转危为安,术后转入心胸外科ICU,在唐白云教授重症监护团队的努力下,病人顺利拔除气管插管并安返病房。目前患者情况平稳,处于术后康复阶段。



    脱离死亡威胁的老曹目前恢复良好。


        “我们特别感谢吴钟凯、陈光献教授团队和其他医护人员,真的,现在想起来,我是知道当初有多么凶险了”,在接受采访时,老曹表示道。
        心脏外科主任吴钟凯表示,此例患者虽然被成功救治,但是患者在几千公里的转运中仍然存在巨大风险,随时都有死亡的危险,急症重症就近救治是重要的医疗原则。“对于胸痛,尤其是剧烈胸痛必须引起重视,要进行仔细排除,否则可能有致命凶险。”


        系统性梳理病因  
        最大可能还是高血压


        老曹平时不抽烟、不喝酒,爱运动,一直以来的体检结果显示也只是有轻微的高血压,远没有到需要药物控制的地步。
        “可现在回想起来,他的主动脉全面撕裂,还是和高血压有着莫大的关联。”陈光献表示,其实正常的血压值是要求介于80、130之间,可不少中老年人觉得自己年纪大了,血压还能保证在90、140之间,已经非常不错了,长此以往,忽视了这一临界值血压对血管的损害。
        老曹之前还一直呆在高原,熬夜、起早贪黑的追逐星光、日出,不规律的作息加上高原因素,又使得血压遽然升高而不自知。
    死亡率极高的主动脉夹层,关键还是要做好高危因素的预防,而控制血压就是主动脉夹层的一级预防。我国有超过2亿人的高血压群体,还有数量庞大的烟民、酗酒人群,这些不健康的生活方式,对血管壁的损害是特别巨大的。所以关键还是要养成一个良好的生活习惯,戒烟限酒不熬夜,修身养性不暴躁。此外,主动脉夹层的患者,往往好发于秋冬、冬春换季时段,这一时期控制好血压、心率,接受规范的降压治疗也非常重要。


    采写      南都记者王道斌     通讯员彭福祥  潘曼琪
    摄影      南都记者吴佳琳


    报道链接:https://m.mp.oeeee.com/a/BAAFRD000020201022373570.html?wxuid=ogVRcdI3U6Al4DwPEBs0PJAvx-3A&wxsalt=4dd0c5

    日期:2020-10-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