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English
  • ——
    媒体报道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媒体报道

    【广东卫生在线】致敬 | 管向东:重症医学人不仅看病,更是救命

    发布日期:2020-10-25发布人:guanliyuan
        2月2日,一列从广州开往武汉的高铁上,车厢里只有两名乘客,一位是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下称中山一院)重症医学科主任管向东,另一位是护送其抵鄂的警察。
        彼时是湖北新冠肺炎疫情最严峻的时期,58岁的管向东临危受命,作为国家卫生健康委专家组成员驰援一线,“我只知道,即将要面对的是我人生中从未面对过的形势。”
        自列车出发,这位重症专家开启了为期8个月的前线支援行动,从湖北、黑龙江到新疆,救治最严重的患者,直面最凶险的战斗,将一个个患者从鬼门关拉回来。重症八仙,是人们对他与国家重症专家组其他7位专家的尊称。
        9月8日,三战凯旋的管向东获颁全国抗击新冠肺炎疫情先进个人。胸前戴着大红花的他,笑起来眼睛眯成一条线。这位重症老兵仍时刻准备下一次出征,“哪里有生命威胁,我就在哪里,就像战场上有士兵,航船上有水手一样,我责无旁贷。”
     


        一线救火队长

        在气氛紧张的雷神山医院ICU病房里,一位从广东援鄂的同行得知管向东到来便激动地喊道:“多好呀,管爷来了!”这是同行对管向东的尊称,他与这个称呼很是匹配:性格大气,笑声爽朗,又是医学巨子,他的出现往往令人心安。
        初到武汉,管向东眼前是最艰难的局面——2月3日,当地新增1242例确诊病例,而全市只有139张空床。“猝不及防的遭遇战,医疗资源不足,医务人员忙于抢救,无法区分救治重型和危重型患者,最难的时候,哭的心都有。”他下定决心要扭转这一局面。
        管向东马不停蹄地巡查定点医院,逐一查房,筛选出重型和危重型患者,指导ICU医生制定治疗方案。武汉疫情后期,他还要与其他重症专家组成员、定点医院负责人、责任医护召开死亡病例讨论会,总结救治经验,管向东的意见总是一针见血,绝不含糊。
        曾有一位老人突然腹腔出血,外科医生介入后没有立马手术,而是安排CT检查、介入止血等,最后患者不幸离世。管向东指出,发现出血应立即腹腔探查,找到并止住出血点,“外科医生可能有各种考虑,但当时不做手术,后面所有工作都是徒劳。”
        此前,同一家医院出现过类似病例,患者下消化道出血,出血点难觅,外科医生果断手术。即便未能抢救成功,管向东却着力赞扬医生不畏艰险、勇于救人的精神。


    ▲管向东教授在查房


        对湖北基层县市来说,管向东是救火队长。天门市的新冠病死率曾连续11天位居湖北省第一,死亡病例还包含30多岁的年轻人,2月8日,管向东只身赶赴天门。
        “重型、危重型病人必须利用ICU综合监测救治,我强调气管插管、俯卧位通气等措施的重要性,把治疗思路告诉他们,一旦明确,大家都知道该做什么。”一整天的工作结束后,管向东匆匆吃了个盒饭,便连夜赶回武汉继续工作,在车上睡得迷迷糊糊,全然忘记那天是元宵佳节。
        令其欣慰的是,在随后的两周内,天门市仅有1例患者离世, 病死率显著下降。
        2月16日,仙桃市病死率跃居湖北第一,管向东再度驰援,亲自参与抢救,示范如何调节呼吸机参数,为患者实施俯卧位通气治疗。他不忘给患者打气:“您放心好了,这台仪器是全世界最好的,就算特朗普总统也用这个配置!”患者听后不禁笑出声,不停感谢。
        没多久,仙桃市第一人民医院向管向东发来喜讯,经他会诊和救治的两位病患都已脱离危险,其中一位成功拔管并开始进食。在管向东看来,“对重症医生来说,这是最好的回报。”
        为提高重型、危重型患者的救治成功率,管向东与国家专家组同行结合武汉一线的实践经验,高效严谨地编写《新型冠状病毒肺炎重型、危重型病例诊疗方案》,由国家卫生健康委、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共同下发全国各地。
        “一次抢救只能救一个,但如果专家组利用专业经验,为同行制定好抢救策略,指导大家调整工作方式,就能拯救更多患者。”管向东说。
        有了湖北的经验,管向东支援黑龙江牡丹江和新疆喀什更加得心应手。
        在牡丹江,管向东和其他专家筛查了400多例患者,评估轻型、普通型患者转化成重型、危重型的可能性,指导当地医院做减法,合理运用重症医学支持手段将救治关口前移,提高患者治愈率。每天早上,他都要进入隔离区逐一观察患者病情,“我要亲眼看到病人的各项参数,心里就有底。”牡丹江绥芬河口岸的409例输入型病例,无一死亡。
        针对喀什地域广袤、交通不便的特点,管向东根据当地的秋冬疫情防控策略,帮助喀什地区第一人民医院设计配置包含30张床位的ICU新病房,满足该院作为南疆重症收治中心的收诊需求。他在支援期间取得喀什重症患者清零、无一病例死亡、无一医护感染的战绩。



        管向东还指导实施了喀什地区史上第一例ECMO救治,成功将一位维族危重型患者救活。在救治的危急关头,ECMO机器、专家、恢复者血浆和药物通过3台专机运抵喀什,还有一支47人的医护专组驻守,这一切体现了国家对生命的尊重,管向东亲历其中,深受感动。
        见惯生离死别的管爷也有伤感落泪的时候。“最难受的场面是什么?就是上午去查房的时候,一个患者还对你竖大拇指,向你敬礼,下午人就走了。”
        疫情早期,湖北省中医院光谷院区隔离设施未达标准,运转近一个月已有3位医护人员发病。看到同行在危险条件下艰难作业,管向东忍不住流泪,他以国家级专家的身份呼吁把他们转移至改建后规范的三区两通道病区。
        在隔离病房的日子里,管向东的防护服有时候会写着“管爷”或“管OK”,这就是他的标记:我们重症医学人来了,一定OK!
     
        重症老兵 


        管向东与重症医学结缘始于偶然。

        从安徽医科大学毕业后,管向东1988年考上中山医科大学(今中山大学中山医学院)研究生,没能跻身心仪的专业,被调剂至心脏外科ICU,成为那届唯一一名ICU专业研究生。


    ▲管向东与中山一院ICU团队


        其时,重症医学科的历史不过30载。1958年美国马里兰州巴尔的摩城市医院建立世界上第一个现代意义的ICU病房,1970年美国匹兹堡大学成立第一个重症医学科,中国则起步于20世纪80年代。“1988年国内没几个人懂ICU,别说大众不知道,连医院很多医生都不知道。”管向东曾受邀到电视台做节目,向大众介绍ICU为何物。
        幸运的是,初出茅庐的管向东遇到中山一院这片医学沃土。作为国内首批探索ICU建设的医院,1976年,中山一院心脏外科开始开展体外循环等大型手术,隶属于心脏外科的ICU随即成立。随着重症管理需求增加,1991年,外科ICU成立,成为卫生部第一批5所大学 ICU 教学示范基地之一。管向东毕业即进入外科ICU,1998年升任科室主任,带领团队从弱变强。
        ICU医生必须掌握各类抢救基本理论技术,具备设备应用能力,对抢救多种并发症重症患者有足够经验。“什么是重症医学?不是主要研究某种疾病,而是研究危及生命的疾病状态的发生发展规律。重症医学人不只是看病,更是救命。”这是他对重症医学的深刻见解。
        为此,管向东致力改善过往ICU长期采取专科管理的单一模式,全力推进重症医学专业化。2006年,医院建立综合管理的重症医学中心,集中配置重症资源,对不同临床科室的ICU病房进行统一教学、临床以及学科发展管理,医生要接受专业化培训与考核。2009年,重症医学中心更名为重症医学科,将各专科ICU进一步整合,并在当时的广东省卫生厅注册为一级诊疗科目。
        空间、设备与人才管理,被管向东视为ICU系统化建设的三大课题。“ICU是变量最多的科室,每一秒钟、每一个决策都可能影响着病人生命的安危,把不稳定的变量管理好,是我的首要任务。”
        在空间管理上,管向东带领设计团队,参考欧美国家获设计金奖ICU的成功经验,实现医护人员通道、病人通道、污物通道的有效分流——总面积达500平方米的外走廊包围整个ICU单元,病房内的污物由病人床头直接传送至外走廊运输;内部四个独立单元内均配有正压、负压病房,大大减少交叉感染风险。
        在设备管理上,管向东的理念是“信息的全面获取”。科室配有56台高端监护仪,提供最全面的患者数据信息。管向东团队还在广东省科技厅的支持下,与企业共同开发40台CIS床旁工作站,轻松记录和获取病人数据,为临床决策提供实时协助。
        人才培养方面,管向东更是开创先河。2003年,他作为牵头人,推动中山大学设立重症医学博士点,成为国内首家培养重症医学专业博士单位。同时,管向东被聘为重症医学教授,是全国首个重症医学专业博士生导师,迄今已培养博士约40位,为中山大学乃至广东重症专业人才培养作出突出贡献。
        中山一院重症医学科主治医师司向是其中之一,他对老师的印象是严厉。司向刚毕业担任总住院医师值班时,早上交班汇报,他每说一句话都会被管向东打断,“老师认为这句话没有反映出我的思维,没有体现临床见证到的东西,他会引导我思考。每次我都心惊胆战,早上5点起床准备,在他的督促下,我对病人及整个病区的理解越来越深刻,临床思维越来越清晰。”
        司向援鄂期间,即便管向东忙得不可开交,仍不忘经常打电话询问弟子的工作和生活状况。在黑龙江,管向东还抽出时间远程指导5名博士生撰写论文及学位论文预答辩。他把培养合格的重症医师视为学科未来发展的核心要素。

        硬件与人才固然重要,更难能可贵的是,管向东总能从患者角度注入人性关怀。

        “ICU很特殊,一些重症患者家庭几乎花光所有积蓄,却未必能救回亲人。”他别出心裁地制定了一套TEA制度,T代表告知(Tell),E代表评估(Evaluate),A代表回答(Answer),医护每天必须抽出至少一小时解答病人及家属的疑问,迎合广东地区的茶文化,在坦诚而友好的氛围下深入沟通。
        时光荏苒,管向东带领中山一院ICU团队已走过20多个年头。年轻时热爱打篮球的他,如今笑言道,“身材发胖,头发白了,人老得很快。”但在他的设计与管理下,科室忙而不乱,2019年病床使用率为83%,抢救成功率高达91.28%,两个指标在过去3年持续提升,每年超过5000人次在这里重获新生。
     
       中国ICU建设引领者


        “凡为医者,性存温雅,志必谦恭,动顺礼节,举止和柔,无自妄尊,不可矫饰。”这是管向东的座右铭。
    出于对医生职业的坚定信念,管向东的视野没有局限在中山一院,他时刻关心着全国重症医学建设。

         作为中华医学会重症医学分会主任委员,今年5月,管向东在全国重症医学大会分享了2006年、2011年、2015年三次普查报告——全国重症医学科数量由1000多家增至近4000家,重症医学医师执业人数达6万余人,中国重症医学发展势头迅猛,储备力量蓬勃发展。
        管向东用“很给力”来评价新冠疫情期间重症医学专业的表现。1月29日,他曾执笔并发出倡议书,号召全国重症同仁做前沿战士,此举得到热烈响应,在4.26万名援鄂医护人员中,约有1.9万名来自重症专业。
        “重症医学专业的诞生,注定与现代医学面对的灾难、瘟疫、战争和临床医疗生命支持与救治密不可分,注定从事这个专业的医护工作者责无旁贷。”
        管向东对学科发展现状有着清醒认识,中国重症医学近年虽显著进步,但距离发达国家仍有差距。他举例说,2015年,美国每100张医院床位有15.6张ICU床位,中国同期只有1.9张,远未能满足需求。
       “在人才、基础建设、设备等方面我们都得更加努力。”管向东多年来一直身体力行,推动中国重症医学科向前进。
    2006年,他作为组长撰写了中国第一个《中国ICU建设与管理指南》,并被卫生部采纳为《中国重症医学科建设与管理指南》,沿用至今。他还执笔《低血容量休克复苏指南》《ICU诊疗指引与管理规范》等著作,供同行参考。
        管向东常年呼吁将重症专业住院医师规范化培训纳入国家培训体系,不能只接受其他专科培训获得规培资质。国家卫建委发布的2020年工作重点指出,将重症医学纳入住院医师培训目录并完善配套政策,这让管向东颇感欣慰。
        重症救治一直是基层医疗卫生的短板,管向东积极带领团队开展精准帮扶。
         2016年帮扶龙门县人民医院,科室派出刘勇军副主任医师挂职副院长,管向东一年内多次亲临指导,从病区选址、规划设计、硬件设备、人员业务技能培训、新技术开展、科室管理等方面提供援助。年底,该院重症医学科成立,结束龙门县无综合性ICU的历史,并在2018年获得惠州市临床重点专科称号,造福数十万县域群众。
        科室还会每年定期开设40人以上的重症医学专业进修医生培训班,课程以理论与实战并重。进修生主要来自三级医院,辐射范围涵盖全广东与全国大部分地区。
        管向东深知,一个好的ICU主任能影响整个团队。2018年,科室组织县级医院学科带头人培训,为33位来自省内各地市的ICU主任教授前沿理论技能,开展病例讨论和临床思维培训。管向东亲自授课,并不厌其烦,为基层医生建立微信群,方便后续随时交流。
        从事重症医学工作30多年的管向东自称为老重症人,临近花甲之年仍倾心学界,对中国重症学科的未来充满希冀。正如他为援鄂主题歌曲《我希望》填词所写:“我看见生命的脆弱,我幸运,我和他们相伴。我希望把生命继续点燃,让生命在阳光下灿烂。”



    报道链接:https://mp.weixin.qq.com/s/iGkr1nTT3Ei5upLzpax8UQ
    日期:2020-10-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