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English
  • ——
    媒体报道(按姓名排序)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专家介绍 >> 媒体报道

    【羊城晚报】李添应:“耳鼻咽喉”见证广东发展

           国庆长假前的广州,中山一院3号楼的耳鼻咽喉科医生办公室,李添应在翻阅着病人的病历。窗外,不时有患者和医护人员走过。

      65年了,一段说长也长、说短亦短的岁月,记录了这位新中国同龄人的求学、从医、科研历程。这其中或许谈不上惊天动地、精彩万分,但最真实……

     

      特殊年代不颓废

      寒门学子上大学

      李添应生于广东惠阳的一个农家,“祖上三代都是贫下中农”,十多岁时,父亲患病去世。虽然生长于贫困之家,并不阻碍他喜欢读书。“文革”期间无书可读,他回老家务农,并当上小学老师。那段日子,他没有荒废学业,自学完了高中的全部数理化课程。他说当时坚信,国家不会这么乱下去,总会还有上学的那一天。

      机会总会留给时刻有准备的人。1970年,李添应迎来了人生的转折点。

      他记得大约是五六月份,当时他正在给学生上课。他所在的秋长公社高岭大队的副大队长李海找到他:“现在有一个好消息,大队准备推荐你去读大学,你去不去?”“去啊!”李添应赶忙答应。后来,他从各大队的推荐候选人中,最终获得了秋长公社唯一的推荐上大学名额。9月底,他与全县20多个推荐生到县里集中学习。在那里,他遇到了前去招生的中山医学院老师刘娴。在介绍完中山医学院的情况后,刘老师的一句“你愿意学医吗”,确定了李添应之后的人生道路。

      后来,他听到一个未经证实的消息——原本他是被推荐去中山大学哲学系,却被人换成了中山医。“因祸得福吧,一听到我可以学医,心里别提多高兴了。”尽管已过去44年,李添应回忆起当时情况仍激动不已。

      10月,李添应拿着中山医学院临床医学系的录取通知书到中山医报到,开始了大学的深造。

     

         耳鼻咽喉“镇科之宝”

      41载救治患者无数

      1973年12月,李添应毕业分配到中山医学院附属第一医院耳鼻咽喉科,一直到现在都没有“挪过窝”,成了科里资格最老的医生、科里一宝。

      李添应当初到科里报到时,中山医一院的条件并不算好。耳鼻咽喉科全科才有18张病床,设备也很简陋,医生只配备了“牛眼灯”、“额镜”、“前鼻镜”、“压舌板”等几样工具。

      1979年,广东率先进行改革开放,医疗卫生事业发展迅速。李添应说,改革开放所带来的好处,从科里的设备便可见一斑。上世纪80年代,科里新添置了耳朵显微镜,“当时算是最高级的了,但与现在相比当然有天壤之别。”李添应说,现在,科里的设备先进、高级,像200多万元的“脑袋导航仪”、几十万元的“过敏原检测仪”也只是“小菜一碟”了。

      如今的中山医耳鼻咽喉科已发展到编制床位120张,分设耳专科、鼻专科、咽喉专科以及变态反应专科等4个三级学科;设立17个教授门诊及耳专科、鼻专科变态反应专科、咽喉专科(包括嗓音专科)、头颈肿瘤专科等专科门诊。2011年的日均门诊量约580人次,住院人次3598人,手术次数4990例。

      除了设备先进了,科里医生做手术的水平也提高了不少。“以前甚至连普通的手术都做不了,而现在都可以做微创手术,可以从鼻窦到颅内做肿瘤手术。”李添应感叹,以前来看门诊的患者并不多,而现在一天的门诊量就已超过500例。从医41年来,李添应看过的病人已数不胜数,“按平均每年做140例手术来算,这些年来我做过的手术都已超过5600例”。

      尽管看病、救人无数,可看到近年来紧张的医患关系,李添应也感到很困扰。他想起印象最深的一件事——2000年的一天,他正在门诊值班,外面送来了一名来自肇庆的小孩,已没有了呼吸。家长称有东西卡在了小孩的喉咙。他抱起小孩冲进手术室,不用2分钟便从小孩喉咙里夹出了一块鱼骨头片,把小孩从鬼门关里拉了回来,小孩随即恢复了呼吸。

      “当时情形很危急,如果我担心可能会引起的医疗纠纷,而要求家长在所有的手续上签名再行救治,那么小孩的命早就没了。”李添应认为,目前紧张的医患关系,影响了医疗技术的更进一步和医疗事业的发展。搞好医患关系是双赢的,医生要理解病人,病人也要信任医生,“医生的压力太大,都没人想当医生了,大家生病了去找谁看呢?”

      

           建立3个重点学科

      教学科研成就斐然

      今年7月,李添应到龄退休,但因为是中山一院变态反应科学科带头人,他又被返聘。作为见证者和参与者,他对中山一院耳鼻咽喉科、变态反应学科的科研发展最有发言权。

      “以前,广东的耳鼻咽喉科医疗水平在全国并不出名,但在2000年后,情况有了很大改变。”李添应说,这种改变得益于广东的改革开放,经济发展,才能投入更多资金发展医疗卫生事业。统计部门的数据显示,2007年,广东省卫生事业费用仅为80.74亿元,占财政支出的2.6%。而到2012年,广东省卫生总费用已达2185.8亿元,约占全省GDP的3.8%。

      2003年,中山大学成立耳鼻咽喉科学研究所并依托附属第一医院成立耳鼻咽喉科医院。2007年,该科被国家教育部授予“国家重点学科”。 2011年,该科又被国家卫生部评为“国家临床重点专科”。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耳鼻咽喉科是全国耳鼻咽喉科内镜培训基地、全国耳鼻咽喉科住院医师培训基地,硕士与博士研究生培养点及博士后流动站。

      此外,广东的变态反应学科也走在全国前列。2003年6月,李添应牵头成立广东省变态反应(过敏反应)学会,任学会主任委员,每年的全国学术研讨会,广东的文章最多,参加的代表也是最多。在2013年,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变态反应专科被国家卫生部评为“国家临床重点专科”。

      在个人科研和教学上,李添应取得的成就斐然。1988年3月,李添应在中山一院开设变态反应专科门诊;1998年,他在国内首先使用国际标准化变应原治疗过敏性疾病(包括过敏性鼻炎、过敏性鼻炎合并哮喘、过敏性皮炎等);他主持卫生部、省科委、省卫生厅及中山医科大学科研基金等8项;主编《耳鼻咽喉肿瘤》(临床部分)及副主编《耳鼻咽喉肿瘤》(病理部分),主编《耳鼻咽喉头颈肿瘤学》等专著3部;参加编写专著8部,发表医学论著近100篇(包括SCI文章);获国家专利一项,省卫生厅、教育厅及中山医科大学科技成果奖5项;培养硕士及博士研究生超过13人。

      

           人物档案

      李添应

      男,1949年6月24日出生于广东惠阳。现年65岁,主任医师、教授、博士生导师。

      1973年,毕业于中山医学院临床医学专业,在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耳鼻咽喉科工作至今已41年,41年来奋战“耳鼻咽喉”医疗第一线,救治的病人不计其数。作为中山大学附属一院变态反应科学科带头人、中华医学会变态反应学会副主任委员,今年7月退休后返聘继续发挥余热。

     

     文/羊城晚报记者 黄宙辉 通讯员 彭福祥 图/羊城晚报记者 汤铭明

    原文:http://www.ycwb.com/ePaper/ycwb/html/2014-10/06/content_552928.htm?div=-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