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English
  • ——
    媒体报道(按姓名排序)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专家介绍 >> 媒体报道

    【南方日报】卓大宏:致力康复医学领域造福残疾人

    “一代宗师,为人师表”,一声声悼词,道不尽心中的沉痛哀思。5月27日,著名的康复医学专家、我国康复医学学科创始人之一卓大宏因病抢救医治无效逝世,享年83岁。
      卓大宏教授是广东中山人,1932年11月生于广州,是杰出的康复医学理论家、医学教育家,曾任中山医科大学党委书记,长期从事康复医学的临床、教学和科研工作,创立了我国第一个城镇社区康复模式,致力于改善我国残疾人的康复条件。他的学生,很多都成为我国康复医学领域的领军人物。
      1984年起至到他离世,卓大宏一直被世界卫生组织聘请为世界卫生组织康复专家咨询团成员。在病逝前,他总结自己这一生,“过得无憾无悔无怨”。

      贡献卓越 创国内社区康复模式第一人

      “中国残疾人数量那么多,却难将康复医学落地对接残疾人的需求。”卓大宏一直在致力于改变这一现状。
      1980年3月,卓大宏公派赴加拿大进修,1982年回国后,大力推动康复医学在我国的发展。
      在他的倡导下,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在原来理疗体疗科的基础上建立康复医学科,组建物理医学与康复教研室,成为国内最早建立康复医学学科的医院。
      1987年起中山一院康复医学教研室被世卫组织确定为世卫组织康复合作中心,卓大宏任中心主任。1988年5月,卓大宏主编了我国第一本高等医药院校教材《康复医学》。
      由于费用昂贵,在发展中国家开展康复医疗困难重重,不少开展康复的机构都没能坚持下去。卓大宏在广州金花街创立了国内第一个城镇社区康复模式,引起了世界卫生组织的重视,并进行推广。
      中山一院康复医学科主任黄东锋是卓大宏的学生。他介绍,这种模式是专业人员与社区居委、学校等一起共同参与组成街道康复小组,定期到残疾人家进行辅导,强调因地制宜解决社区残疾人康复问题,推广适宜而廉价可得的康复技术。
      比如推荐使用改造家居凳、台阶等进行锻炼,用木桩做手部练习,并组织残疾人做手工艺品来练习手部的精细动作。此外,卓大宏还采用中西医结合、土洋结合的方式在农村开展康复医疗,提高农村残疾人的生存质量。
      把音乐融入康复中也是卓大宏康复就地取材的一个例证。经过探索之后,他推动成立了广东省中医药学会音乐治疗分会,与星海音乐学院的教授合作,使用一些常见的音乐编写一些音乐治疗处方,以便于基层推广。卓大宏的妻子回忆,为了选取一首合适的曲子,他往往要听过成百上千首。
      他做的一切都是从病人的需求出发,致力于改善他们的康复条件。在开设教授门诊时,物价部门审定的挂号费从50元到300元不等。“来做康复的大多是弱势群体或者残疾人,看一次病很不容易”,他选了最低的50元,此后一直都没变过。
      他的学生很多都成为我国康复医学领域的领军人物。如心脏康复方面首屈一指的专家、省医心内科教授郭兰,珠江医院康复医学科主任黄国志,中国第一个工伤康复医院院长唐丹等。

      
    勤奋好学 得各学派精华而用之

      学生和朋友评价卓大宏:无论古今中外,各种学派,只要对康复有益的好的方式方法,他都注意聆听学习,并得其精华而用之。
      卓大宏大学时修了德语,后来还自学了日语。1955年他到北京医学院参加苏联专家主讲的体育医务监督和医疗体育师资培训班,又学了俄语。这个学习班的很多学员都成了中国康复医学的开拓性人物。
      妻子说,卓大宏从小就喜爱学习英文,年轻时,每个周日都会带着水和干粮到越秀山上去读英文,直到晚上才回家。他是文革结束后被公派出国进修的第一批访问学者,在参加出国前的语言培训时,外籍英文老师就称赞他,已经达到了准美国人的水平。
      在国外繁忙的交流进修期间,他还用英文编写出版了《中国健身手册》,此书被翻译成约10种文字在世界各地发行。卓大宏一生好学不倦,单英文辞典就攒下了几十本。妻子说,在这两年,他还写了一本关于英语口语的书交给了出版社,本计划将于今年3月份出版,但因为各种原因至今还未校对,成了遗憾。
      文革期间,卓大宏被勒令停职写检查,但他并未因此而消沉,仍然坚持学习。有段时间,他一个人白天被关在学校一间房子里写检讨材料,晚上才可以回家。他发现这间房子里竟然有几本英文教学的原版新书。写完一天的检讨,他离开时就悄悄选一两本新书带回家读,读完了再物归原处。
      在这期间,他写出了洋洋万言的《欧洲医疗体育史纲》。即使下干校劳动,他也抓住机会向广州中医学院的老师请教,在野外学习中草药知识,后来他还不断地向老中医学习,为其主编《中药临床应用》打下了基础,此书多次再版,并被翻译成日文版,得到日本专家的好评。
      就在这样不安的年代里,卓大宏仍然冒着被批斗的风险,坚持订阅专业外文杂志,没有中断对国外专业发展的追踪学习,这些杂志也跟着他一直转送到五七干校的牛棚。在文革后期,专业杂志刚复刊,他就撰写了专业最新发展的综述文章。
      改革开放后,在担负繁忙的教、医、研和行政管理工作多个重任时,卓大宏还主编了我国第一部康复医学专著《中国康复医学》,其著作《中国慢性病体育疗法》以多种文字全球发行。1998年主编出版国际上第一本残疾预防学专著《中国残疾预防学》,在国内外共出版专著9本,发表论文140多篇。

      无悔无怨 春蚕到死丝方尽

      卓大宏总是宽以待人严于律己。曾有一段时间有校友给予《校友通讯》上受表扬的人发放奖金,付印前卓大宏发现赞扬自己的文章就立即删除不用。
      从参加工作起至2010年大病入院前,50多年来虽然有公费医疗,但他极少在医院拿药,多半是自费在外面买药。平日里,卓大宏的文具和办公用品很多都自己购买,如果家人不小心拿了一张公家的信纸信封都会被他批评。邮寄公家文件和出差时打车之类费用,他常常自掏腰包不去报销。
      2010年,长期患有高血压的卓大宏冠心病发作后装了心脏支架。妻子说,他不想惊动别人,没有把病情告诉大家,以至于很多同事不知道他曾动过手术。
      卓大宏的儿子说,他们一家人一直住在分给他的教授宿舍,很简朴,没怎么装修,但父亲的书房却收拾得整洁漂亮。他最大的爱好就是逛书店,他个人最大的消费就是买书,种类有音乐、养生、文史类著作以及英文词典。“病人给他红包请他吃饭,都不接受,只有个别病人送书给他时他才会收下,并回赠自己的著作。”妻子说。
      学生黄东锋回忆,他们经常要去金花街进行社区康复实践,作为校领导的卓大宏不愿调用单位小车而是搭乘公交车。
      2014年12月,他的冠心病第二次发作,身体更加衰弱。而在此之前,他不顾家人和同事的劝阻,仍然坚持每周出一次教授门诊。这次病情稳定后,他又想恢复门诊,但医院坚决不允许了。今年3月下旬广州国际康复论坛举办,他拖着病躯来参与筹备,还亲自写了讲稿,但由于体力不支,只能请中国康复研究中心李建军教授代为发言。
      忙完会议后,他仍未停下来休息。妻子说,医院一位高级病理技师写了一本书,请卓大宏为他修改稿件并写序。由于这位老技师年纪更大,他不止一次亲自上门讨论修改,当时他的身体已经很虚弱了。没想到,他写的这篇序成为绝笔——几天之后,他就发病入院。
      今年5月11日,他再次住院治疗,于5月27日逝世。入院第9天,老人用略带颤抖的笔迹写下了对自己一生的总结:“我自觉此生在许多方面是很幸运、很成功、很满意了,此生也算是很幸福了,过得无憾、无悔、无怨……”

      原文链接:
    http://epaper.southcn.com/nfdaily/html/2015-06/09/content_7436631.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