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English
  • ——
    媒体报道(按姓名排序)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专家介绍 >> 媒体报道

    【中山大学报】临床科研相辉映 救心还需赤子心——访我国心胸血管外科领域首位长江学者区景松教授

    ●区景松,教授,主任医师,博士生导师,我国心胸血管外科领域的首位教育部长江学者特聘教授,国家杰出青年基金获得者,广东省珠江学者特聘教授,中山大学百人计划引进人才,现为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心脏外科副主任。

    ●曾在美国洛杉矶加州大学医学中心心胸外科和威斯康星医学院心血管中心临床学习和从事博士后研究工作,随后任美国威斯康星医学院外科AssistantPro鄄fessor。在心脏外科疾病的诊断和治疗上积累了丰富的临床经验,对复杂、危重的病例,救治成功率高。擅长各种心血管疾病的诊断和治疗,尤其是微创胸腔镜心脏手术。

    ●主要从事心血管外科手术和围手术期心血管保护研究。曾主持美国心脏协会、长江学者奖励计划项目、国家杰出青年科学基金、科技部国际重大合作项目、科技部973子课题、教育部、人事部、广东省自然科学基金研究团队项目和重点项目及广东省高等学校高层次人才项目等20多项科研项目,总经费一千多万元。

    ●共发表论文70多篇,其中在心血管领域顶尖杂志和国际权威期刊发表SCI论文30多篇,被270多种SCI收录的国际核心期刊引用930多次。

     

    初见区教授,他温和亲切的态度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为了使我能更直观地理解他临床实践的工作内容,区教授亲自搬来一个心脏模型,指点着模型不厌其烦地仔细讲解。他真诚的笑容,使人觉得心中暖意融融。

    求学之路 打下坚实根基

    ◎名师栽培 提高临床技术水平

    区景松自幼在番禺长大,在当时医疗落后的环境中,喜读中医书的父亲平日里会为乡邻写上几帖药方,这让区景松真切地感受到学医可以助人的道理。

    从小读书刻苦,成绩优异的区景松,从番禺一间学制两年的普通中学转到学制三年的重点中学仅半年,就以两年的基础知识与身边已苦读三年的同学们一起参加高考,顺利考上了广州医学院医疗系。

    大学成绩全年级排名第一的区景松,在本科毕业后,优先按照他的个人志愿,顺利来到当时全省胸外科最有名的科室之一——广州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胸外科工作。但区景松很快意识到:“自己的知识面偏窄,需要进一步拓展。”

    于是,他选择到中大附属第一医院(原中山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心胸外科攻读硕士和博士研究生,师从全国著名心血管专家孙培吾教授,并得到当时的科主任张希教授(现为学科带头人)和其他老师的栽培,获得大量临床实践的机会,提高了临床技术水平。

    ◎留学美国 扎实科学研究基础

    2000年,连续两年获得优秀博士研究生奖学金与优秀博士论文奖的区景松,以临床访问学者身份,被孙培吾教授推荐到美国洛杉矶加州大学(UCLA)心胸外科继续深造。美国著名心脏外科专家Hillel Laks对区景松的言传身教,使他眼界大开,由此产生了对从事心脏外科领域科研工作的浓厚兴趣。

    区教授恳切地说:“要想在心脏外科领域有更大建树,科研工作必不可少。”所以,他随即前往美国威斯康星医学院心血管中心从事博士后研究。对硕士和博士都是临床型研究生的区景松来说,这着实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区教授回忆道:“刚开始做实验时,结果并不理想。连美国的技术员也来嘲笑我,说我只适合做临床医生。”

    区景松并没有因此气馁,反而刺激了他更加刻苦努力,美国研究员一个周出两个实验结果,他便严格要求自己一周要出四个实验结果。两年内,区景松与研究团队已经在国际权威杂志发表了11篇论文,3篇前所未有地发表在心血管领域最具权威性的杂志《circulation》上,其中一篇区景松作为第一作者兼通讯作者的论文被Society of Thxicology评为2003年度最佳的5篇论文之一。

    研究期间,区景松协助导师获得两项美国NIH重大科研基金,自己也从美国心脏协会获得一项科研基金,实验室进入高速发展阶段。区景松的进步与贡献被所有人看在眼里,连最初嘲讽他的技术员也心悦诚服地向他询问实验安排。同时,由于科研工作出色,区景松的导师还特别给予他部分时间到全美第二大的儿童医院——威斯康星儿童医院和威斯康星医学院其它附属医院跟随著名心脏外科专家James S. Tweddell进行临床学习。当区景松于2003年如期返回中国后,因其杰出的科研能力,威斯康星医学院于2004年以Assistant Professor(助理教授)的位置将其聘回美国。区景松于2005年初赴美任职。

    但区教授却始终认为:“将从美国学到的知识和技术,在中国的环境中发展。这对学术会有更大贡献,也算是对国家的一种回报。”两年多后,他怀着一颗诚挚的赤子之心,回到了祖国的怀抱,并在不久之后被“百人计划”人才引进到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心脏外科工作。

    创新成果、经验借鉴与自主改良相结合

    ◎首开微创胸腔镜心脏手术先河

    区教授作为我国胸腔镜手术的开拓者之一,早在1994年已在全国率先参与开展胸腔镜手术,他作为主要完成人之一的研究成果《电视胸腔镜手术的临床应用研究》分别获2001年教育部中国高校科技进步二等奖、1997年广东省科技进步二等奖、广东省卫生厅和广东省高等教育厅科技进步二等奖以及广州市科技进步二等奖。

    2013年9月4日,区教授与科主任王治平教授合力主刀,成功进行了附属第一医院首例胸腔镜微创心脏体外循环手术,正式将胸腔镜手术应用在心脏。与以往锯开胸骨的手术方式相比较,胸腔镜心脏手术的创伤大大减少,具有避免损伤胸骨、病人术后恢复快、不影响日后进行核磁共振检查等优点。区教授更率先完成全胸腔镜下的二尖瓣置换术,这项手术一定要在全胸腔镜之下操作,所以切口更小,技术要求更加高。区教授解释道:“手术时主刀医生的眼睛只能看着荧屏,在脑海中运用立体思维,将具体的操作步骤通过双手实践得以落实,这需要熟练掌握全胸腔镜技术。”

    ◎独创肥厚性梗阻性心肌病改良方法

    肥厚性梗阻性心肌病是一种严重的心脏疾病,目前我国肥厚性心肌病患者约有200万人,并且逐年呈上升趋势。对此,国内外心脏外科一般采用Morrow手术方式来治疗该病,即主要通过切除肥厚的心肌组织,达到解除梗阻的目的。

    然而,传统Morrow手术难度很大,国际上大多数手术需要反复阻断、多次手术才能达到良好的效果,无疑增加了患者的心肌损伤、手术时间和手术风险。2000年,早在区景松留学美国时,便已对此提出了自己的改良意见——14年后,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才有研究者将这种改良方式以论文——新主意(New idea)的形式正式发表。

    在回国后,区教授继续致力于进一步改良Morrow手术。区教授认为术前对病人具体情况的评估十分重要,他亲自陪同每一位肥厚性梗阻性心肌病患者去做心脏超声检查,并与超声波林红主任等医生一起研究肥厚性梗阻性心肌病的检查方法,减少这种疾病的漏诊率,明显改善这种疾病的测量评估方法,从而实现精准切除梗阻的心肌,达到做一次阻断手术就能成功解除梗阻的成效。区景松教授目前可以将严重肥厚性梗阻性心肌病病人平均高达100mmHg的压力阶差经过手术降至5mmHg左右,平均比术前下降95%。据目前从互联网搜索的报道,这个效果是最好的。连心脏超声检查的医生也惊叹效果实在太好了!

    ◎最新科研成果——“一个绝技”

    区教授不仅临床经验丰富,科研方面更是成果倍出,共发表论文70多篇,其中在心血管领域顶尖杂志和国际权威期刊发表SCI论文30多篇,被270多种SCI收录的国际核心期刊引用930多次。

    2015年9月,区教授与研究团队再次在心胸外科领域国际权威杂志Journal of Thoracic and Cardiovascular Surgery发表论文。该项研究采用广泛的体外生理学实验,证明心脏瓣膜病人术前产生的微粒及心脏体外循环手术产生的微粒,会在多方面损伤内皮功能,很可能是影响病人术后稳定的重要因素。

    区教授团队的研究成果,为缓解心脏外科手术前后病人内皮功能失调的状况提供了可能的治疗方法,对临床实践具有直接指导意义。这项研究发现得到审稿人的一致肯定,杂志编辑专门撰写述评,给予“A tour de force!”(一个绝技)的高度评价。

    厚积薄发 临床与科研并重

    ◎沉着冷静源于基础积累

    从2012年成为广东省珠江学者特聘教授,2013年获得国家杰出青年科学基金,再到2015年成为我国心胸血管外科领域的首位教育部长江学者特聘教授,区教授所取得的成绩,背后是他多年来持之以恒的努力。他时常以“十年磨一剑”来勉励自己:“万丈高楼平地起,一切只是厚积薄发的过程。”

    无论在手术台上遇到怎样危急的状况,区教授总能保持沉着冷静的心态,他的学生常常感到惊讶,老师竟能做到“临危不乱”。在一次肥厚性心肌病的手术中,区教授与王治平教授在打开病人的胸骨后,才发现病人心脏的主动脉已经钙化,无法按照常规方法进行手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的区教授镇定自若,与病人家属商量后,和王治平教授当机立断采取另一种非常规切除肥厚心肌的手术方式,取得了意料之外的成功,病人更将区教授评价为:“德才兼备,智勇双全”。对此,区教授笑言:“是这些年临床实践与基础知识的积累,让我得以镇定地去处理这些突发性场面。”

    ◎医生需要兼备临床技术与科研能力

    美国的留学经历使区教授深刻感受到:中国医生与外国医生的差距并不在于临床水平能力的差异,而是由于中国医生对疾病的基础理解不如外国医生透彻。他语重心长地说:“就是因为不重视科学研究,我们只是在跟着别人学,创新性少。”

    区教授反复强调,发展临床技术与提高科研能力两者并不矛盾。“医生既要在临床实践中发现问题,又要通过科学研究去解决实际问题。”从医二十余年,出于强烈的社会责任感与创新意识,区教授时刻要求自己临床实践与科学研究并重,希望通过不断解决学术问题,为临床提供更多的治疗方式。

    为了兼顾临床与科研,区教授争分夺秒地利用时间,哪怕是自己的休息时间——本该放松的晚上和周末,他都在阅读论文与撰写报告中度过。“临床与科研,哪怕做好一样也不简单,何况想要两者兼得,必要的牺牲再所难免。”怀揣着一颗赤子心,区教授从不轻言疲惫。“没有科学研究的新发现,就不能实现临床诊疗技术的提高,我会继续沿着这两个方向努力。”

     

    http://xiaobao.sysu.edu.cn/index.aspx?bid=1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