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English
  • ——
    媒体报道(按姓名排序)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专家介绍 >> 媒体报道

    【南方日报】“只要还有一分力量,就要用来治病救人”

    “我希望一个星期有十四天。”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神经科教授、博士研究生导师刘焯霖曾如此表达心中的希望。

    多年来,为治疗更多的病人,他放弃了儿孙绕膝的天伦之乐;放弃了休息时间,上门给行动不便的病人诊疗;放弃了离休的休闲生活,80岁时仍每周出3天门诊……

    14日,这位我国著名神经遗传病和帕金森病学家、神经遗传病研究的奠基人之一、被誉为“帕金森斗士”的好教授,因病永远离开了我们,享年87岁。16日,上千名医护人员齐聚中山大学第一附属医院,追思刘焯霖教授。

    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院长肖海鹏表示,刘焯霖是当之无愧的优秀党员,“他留给我们的是丰富的精神遗产,他是中山医‘医魂’的体现”。

    “上门医生”

    个别病人随访40年

    从医60余年,刘焯霖总是一心想着病人。一些病人挂不上号,特别是外地来诊的病人,他都给加号诊病,从不计较下班时间;他总把电话留给一些需要长期保持联络的患者,以及时跟进病情;病人经济上有困难,他还出资帮助。

    刘焯霖还是个“上门医生”。有些病人不能来诊,他便利用业余时间,前往病人家里看病。个别病人已随访40多年,他从不收取诊金,甚至连交通费都是自己负担。

    一次,一位深圳病人请他会诊,但他因前列腺肥大已几个小时不能排尿了,为了不耽搁病人的病情和治疗,他插着导尿管前往会诊,让患者感动不已。

    贴心大夫

    买书鼓励悲观患者

    红包、回扣对刘焯霖而言,都是“高压线”,他从来不碰。“这些报酬都是增加病人负担的,我们不能做。”刘焯霖总这么说。

    刘焯霖还是患者的“贴心大夫”。一次,一个患肌萎缩的女青年,因治疗效果不好而悲观。因此,在治疗的同时,刘焯霖还专门到书店买一些鼓励她的书,安抚她的情绪。这位女病人的状况也渐渐好转。她后来给刘焯霖的信说:“你是我见过医德最好的医生!”

    进入耄耋之年,刘焯霖还坚持每周出3天门诊。同事们关心他的身体,劝他好好休息。可他却说,已经80多岁了,就应该抓紧一分一秒,为病人做多一点有益的事。

    同事们都记得这位老教授说过的一句话“只要还有一分力量,就要用来治病救人”。

    “帕金森斗士”

    80年代论文被引用至今

    刘焯霖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重点研究神经遗传和帕金森病工作。担任全国神经遗传学组组长期间,先后举办过五届全国神经遗传学术会议,并多次到国外参加学术交流,对我国神经遗传研究的开展起着重要的作用,是我国神经遗传病研究的奠基人。

    在专业上,刘焯霖有着执着追求,迄今已在国外发表论文13篇,国内发表论文332篇,其中如上世纪80年代发表的“广东省神经遗传病流行病学调查”一文成为其中经典,被引用至今。

    刘焯霖还主编了《神经遗传病学》共三版,填补了国内的空白。他曾获科技成果奖励多项,其中国家级的有国家科学技术进步奖二等奖、中华医学科技一等奖和高教部科技进步一等奖等共17项。

    南方日报见习记者 朱晓枫 南方日报记者 曹斯 通讯员 彭福祥 李绍斌

    http://epaper.southcn.com/nfdaily/html/2016-06/17/content_7556946.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