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English
  • ——
    媒体报道(按姓名排序)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专家介绍 >> 媒体报道

    【广州参考】解决器官移植世界性难题:中大何晓顺教授率队实现“不中断血流”肝移植


    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8月10日获悉,由广州医生团队操刀的全球首例“不中断血流”肝移植手术,近日在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成功完成。

    器官移植技术问世63年以来,志愿者捐献的器官要经过“灌洗、低温保存、再灌注”的技术处理,才能移植到受捐患者的体内,这已经成为“医学常识”,也被写入医学生的教科书。

    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器官移植团队另辟蹊径,于7月23日在为一名肝硬化合并小肝癌的患者进行肝脏移植时,创造了“不中断血流”的新纪录,并于8月8日成功开展了第二例同类手术。这一创新成功破解了器官移植的世界性难题,有望改写世界器官移植事业的历史,推动我国成为器官移植这项医学尖端技术的领跑者。


    全球首例“不中断血流”人体肝移植术的发明者,是我国著名器官移植专家、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以下简称中山一院)副院长、器官移植科学术带头人何晓顺教授。

    传统“灌注冷藏”技术

    影响移植效果

    何晓顺介绍,传统器官移植技术包括“三部曲”,也就是器官获取、保存及植入等环节。

    简单来说,医生将肝脏从捐献者体内摘除过程中,先用用保护性的化学溶液进行灌洗、降温。随即,因缺血而颜色发白的肝脏被放入0—4摄氏度的器官保存液中保存,再植入移植受体的腹腔。新肝的血管和胆管与患者的血管和胆管一一吻合。随着血液流入新肝,原本冰凉的肝脏重新变得温热,表面变为鲜红色。当胆管有金黄色的胆汁流出时,移植成功,患者重获新生。

    在这个过程中,器官一旦离开捐献者体内,便处于“无血流供应”状态从数小时至数十小时不等,不可避免地遭受缺血、冷保存及再灌注的损伤,导致肝功能受损,成为影响移植疗效乃至导致移植失败的最主要原因。

    “供肝的质量和保存的时间长短,是保证换肝成败的关键因素。”何晓顺说,肝脏缺血15-30分钟就会坏死,无法移植。而在传统移植模式下,受到损伤的肝脏移入患者体内,肝功能多少都会“打折扣”

    由于供肝要用低温的灌注液冲洗、保存,原来残存在肝脏内的灌注液可能在血液恢复供应的一瞬间,“冲入”患者的体内。这一冷热交织的巨大冲击,会导致患者血压低、心率加快甚至心脏停跳,医生称为“灌注后综合征”。若手术时麻醉技术不够精湛,或情况过于严重,患者就有可能危及生命。然而,这种“不中断血流”的肝移植技术,可以将这些传统手术遇到的难题迎刃而解。

    研发新设备

    可模拟人体对器官供血

    尽管科学家进行了几十年的努力,器官移植过程中的缺血损伤这一核心问题仍未得到解决,不仅影响患者的生存质量,也成为器官移植发展的“技术天花板”。

    为了解决这个难题,多年来,他带领中山一院器官移植团队一直在思考和探索。

    何晓顺大胆假设,如果在移植过程中始终保持器官的血液供应,器官就能以最鲜活的状态移植给患者,上述难题将迎刃而解。然而,其中最大的困难在于:肝脏离体后,谁来源源不断地为其提供血液供应?

    于是,为了提高器官移植的疗效,中山一院从数年前开始致力于自主研发“多器官功能修复系统”。这种“多器官功能修复系统”可在手术前模拟人体的机制,为器官提供血液,从而提高器官功能。在研发的过程中,何晓顺进一步提出了“科学假设”:只需对“多器官功能修复系统”稍加改进,并对移植手术进行重新设计,就可解决器官移植中的缺血损伤问题。

    术后肝功能指标明显优于传统手术

    何晓顺说,这个科学假设的意义在于让捐献的器官“血液供应不中断”,告别“灌洗冷藏”。五年来,何晓顺团队在大动物身上进行了近百例移植实验,并获得了一系列技术创新。“如何做到断离血管、接入机器的同步性,这是最棘手的,如果无法做到精准控制,就有可能造成血液中断,让手术失去意义。”何晓顺解释说,新模式是在摘取器官前,医生先将连接肝脏的血管接入“多器官功能修复系统”,在断掉原有血液供应的同时,由“多器官功能修复系统”替代人体的供血机制,从而实现平稳过渡。供肝植入移植受体时,将受体的血管接入“多器官功能修复系统”,在由受体的血液循环系统“接管”的同时,将机器撤离。在这个过程中,肝脏里的“血一直是热的”。

    2017年7月23日,中山一院何晓顺团队成功地实现了全球首例“血流不中断”人体肝移植术,将肝脏以“最鲜活”的状态移植给了患者。

    患者是一名患有肝硬化合并小肝癌的男性患者。据何晓顺介绍,手术过程比常规肝移植更平顺,术后肝功能指标明显优于传统肝移植手术,患者术后的肝肾指标也明显好于传统移植手术。

    8月10日下午,全球首例“血流不中断”人体肝移植术的患者王先生现身医院召开的新闻发布会。因身体还未完全康复,王先生是坐在轮椅上被推上讲台的,但他坚持要站起来表达对医生的感谢。他在发言中几次哽咽,不断地说“感谢医生”,激动之情溢于言表。

    据何晓顺介绍,8月8日,该团队成功开展了第二例同类手术,8月11日将开展第三例手术。作为国内器官移植重镇,该院将常规开展这一新型移植手术。

    研制多器官功能

    修复系统创建生命科学研究新平台

    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获悉,“不中断血流”器官移植理念的成功实践,除了从根本上避免了传统器官移植一直沿用的技术的先天缺陷之外,另一个重要成果是成功研发了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多器官功能修复系统”

    据何晓顺介绍,受制于器官捐献的质量和保存条件,捐献的器官并非100%能被移植成功。“作为器官移植医生,看到这种情况感到非常可惜,希望‘多器官修复系统’未来会发挥巨大作用。”他表示,这一新研究可以更好地利用器官利用率,让志愿者捐献的“生命礼物”更好地发挥作用。

    “多器官功能修复系统”的问世,是医学研究史上首次实现器官在“离体状态”下长时间保持功能与活力。这将为研究器官功能、器官间相互作用、器官离体治疗、器官功能修复等临床应用提供新的技术平台,为我国临床医学研究实现多学科、多层次的突破提供了可能。

    中山大学副校长、中大附属第一医院院长肖海鹏预测,利用该研究平台的技术优势,通过联合生命科学的相关学科,利用这一生命科学研究的重要利器,广东可望在较短时间内产出大量原创性成果,不仅能提升广东乃至我国医学研究的水平,助力国家创新驱动战略,还可扩大广东的国际影响力,为“一带一路”及“粤港澳大湾区”建设做出贡献。


    【新闻背景】

    中山一院:我国临床器官移植发源地 写下多项“第一”

    中山一院器官移植中心是全国历史最悠久、移植规模最大的中心之一,其移植例数及疗效均居全国前列,在国际享有较高的学术声誉,是国家重点学科、国家卫计委临床重点专科、器官移植国际合作基地及全国移植示范中心所在地。

    中山大学副校长、中山一院院长肖海鹏表示,作为我国临床器官移植和器官捐献的发源地,中山一院器官移植中心在我国和国际器官移植历史上写下了多项“第一”:

    我国首例成功的大器官移植、

    首例公民器官捐献的肝移植、

    亚洲首例肝肾联合移植、

    亚洲首例多器官移植、

    国际首例“两肝三受”肝移植,

    国际首例心死亡捐献多器官移植,

    完成的改良多器官移植例数已创全球之最,

    患者生存率达到世界领先水平

    近年来,中山一院器官移植中心先后获得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2项,教育部科技进步一等奖1项,广东省科技进步一等奖4项,广东省“丁颖科技奖”、广州市科学技术市长奖、中山大学“芙兰奖”和国际移植领域奖项11项。


    【了解多D】

    现代器官移植63年前问世

    1954年12月23日,美国的约瑟夫·穆瑞、约翰·梅瑞尔和哈特维尔·哈里森医师在一对同卵双胞胎之间进行了肾移植,移植的肾脏存活了8年。这次手术被后人视为现代器官移植的开始。

    1963年,美国的托马斯·斯塔瑞教授进行了人类历史上第一例肝脏移植。

    1963年,美国的詹姆斯·哈迪医生做了第一例肺移植。

    1967年,南非的克里斯蒂安·博纳德博士完成了世界上第一例心脏移植。

    1968年,美国斯坦福大学的瑞兹等人进行了第一例心肺联合移植。

    文:广州参考·广州日报记者 任珊珊 实习生 何碧媚
    图:广州参考·广州日报记者 邱伟荣
    视频: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 顾展旭 实习生 杨茜丹
    广州参考·广州日报编辑 程依伦

    http://www.gzcankao.com/news/wx/detail?newsi=80825&time=1502347918138&from=timeline&isappinstalled=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