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English
  • ——
    媒体报道(按姓名排序)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专家介绍 >> 媒体报道

    【南方+】心脏移植就是九死一生?68岁老人遇到了最幸运的“将心比心

    心脏移植要冒多大的风险?是九死一生吗?一定要到走投无路了才做吗?

    11月1日,在接受南方日报、南方+记者采访时,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心外科的吴钟凯教授透露,该院七成病人在等待中死去,这或与心脏供体短缺以及没有合适的配型有关,但最可惜的是,有相当一部分患者因为犹豫而一拖再拖,白白错失了“心生”的机会。

    “心脏移植五年生存率约为85%,10年生存率约为81%,比许多肿瘤疾病的治疗效果都好。而且一般情况下,费用相当于一个大型主动脉夹层手术。”该院心外科殷胜利教授说。

    我们正好遇到几位在中山一院做过心脏移植的患者。来听听他们的“心生”之路吧。

    吴钟凯教授吴钟凯教授

    ?故事1

    新心脏伴着小凯3年多了,爸爸担心他“太顽皮”

    “乖一点,不要乱跑呀!”凯爸爸对7岁的小凯说。

    今天是小凯到医院复查的日子。小男孩看到记者带来的“长枪短炮”,好奇地眨巴着眼睛,在人群中窜来窜去。

    看到2013年给自己做心脏移植手术的吴钟凯教授,他乖乖地凑过去,拍了个合影。

    说起当年,吴钟凯记忆犹新。

    那是华南地区成功实施的年龄最小的心脏移植手术案例。当时,小凯不到4岁。他在出生20天时就被查出患有复杂先天性心脏病。父母带他四处求医,但因病情复杂,年龄小,一直没有进行手术治疗。

    为了避免感染,小凯没办法像同龄人一样享受快乐的童年,只能长期待在家里,由大人照顾着。即使“圈养”着,小凯每年仍会因呼吸道感染而住院治疗10多次。

    2012年,小凯病情恶化,不仅行动困难,连吃东西都想吐,来广州复诊的结果是:扩张性心肌病。

    正常人的心脏会舒张、收缩,扩张型心肌病患者的心脏收缩功能很差。随着病情进展,心脏会像吹气球一样越吹越大,出现心力衰竭,当大到一定程度,超出心脏负荷,心脏就会停止工作。

    专家诊断发现,小凯的心脏甚至比成人的还要大出几分。

    吴钟凯说,小凯唯一的治愈方法只有心脏移植。然而,心脏移植除了手术层面的技术难关,最困难的是合适的供心。在等待半个月之后,命运之神眷顾了小凯,一例与他年龄相仿的供心出现了。

    但在手术时大家又发现了新的难题:虽然供体年龄与小凯相仿,但是小凯的扩张性心肌病导致心脏变大,供体心脏仅为受体心脏的1/3大小,口径大小不匹配,怎么办?

    医生们顶住压力,“精耕细作”。熬过了惊险的3小时,在供心植入后血流开放的刹那,新的心脏自主复跳,移植获得成功。

    时光飞逝,小凯如今已上小学,学习、上体育课都没问题,是个活泼的孩子。他定期复查,吃抗排斥药,身体很好。

    “嗨,管不住,跑跑跳跳的。”爸爸摸摸孩子的头。

    “男孩子都很好动,不要让他做冲撞严重的体育运动就好了!”吴钟凯笑着说。

    殷胜利教授殷胜利教授

    ?故事2

    命中注定他们“将心比心”

    这个故事的主人公是68岁的老梁。他也患有扩张型心肌病。

    心脏移植是老梁的唯一出路。但棘手的问题摆在眼前:老梁接受过输血,群体反应抗体PRA为阳性,这意味着哪怕接受相同血型的供心,他发生超急性排斥的可能也高达10%;三个月前他还中了风,身体状况很差,在专业上被称为“边缘受体”。

    可不做移植他只有死路一条。

    经过了一个月左右的等待,9月4日希望来临。老梁等到了合适的心脏,配型完美避开了PRA阳性部分。吴钟凯、殷胜利都觉得这种情况极为罕见,可谓“上天的礼物”。

    命中注定他们要“将心比心”。可一波三折的是,由于捐献者发生过车祸,曾做过心肺复苏,心脏收缩功能还没恢复,也是个“边缘供体”。

    做还是不做?经过慎重考虑、反复沟通,医生和家属达成一致:放手一搏!

    9月5日,老梁接受了心脏移植术。术后“受伤”的供心尚无法独立承担任务,医生通过体外膜肺装置(ECMO)和主动脉内球囊反搏(IABP)对老梁进行了心脏支持,随后还闯过了感染关、排斥关等。

    10月31日,老梁终于从重症监护室转到了普通病房。医护人员和他的家人终于松了一口气。

    专家

    五天三移植,确要“换心”宜早不宜迟

    吴钟凯说,10月17日、19日、21日,他们接连了3例心脏移植手术,都是扩张性心肌病患者,心功能较差,但身体一般情况不错。

    南方日报、南方+记者看到了这些幸运的“换心人”,他们都已转回了普通病房,觉得状态“好多了”。据悉,他们每个人的花费约为20余万。

    他们都是幸运儿。而让专家们感慨的是,等待移植的名单总是更新很快,一个个名字消失,有接近70%的患者在等待供心的过程中去世。

    “原因有很多。除了供体短缺外,有的患者对心脏移植的认识还不足,很多人到最后心功能衰竭还不知道有心脏移植这个选项,误认为手术风险高,九死一生,术后效果差;也有一部分患者,根据自身情况认为暂时还不需要心脏移植,拒绝了即将到来的供体。甚至有的医生认识也不到位。”殷胜利说。

    最让专家们揪心的是,若患者反复犹豫手术时机,会错过可能的供体带来重生的机会,而且,他们的心功能在接下来的时间很可能加速恶化,最后肺、肝、肾等器官出现问题。这样,他们就成为了“边缘受体”,移植手术风险、费用直线上升,供体的选择也大受限制。

    患者接受心脏移植后感觉不错。患者接受心脏移植后感觉不错。

    吴钟凯强调,心脏移植是终末期心脏病患者的最重要选项,不要拖延到心功能迅速恶化时才考虑移植。

    “总体而言,随着近年抗排斥药物、生命维持系统的迅速进步,手术技术趋于成熟,成功率迅速提高,总体生存质量逐渐好转。我们的目标是将其彻底转化为常规手术,可随时为有需要的患者提供相关支持。”吴钟凯说。

    专家还表示,公民捐献器官已成该院器官移植手术的第一来源,希望社会上对器官移植事业倾注更多关注,让更多等待移植的病人获益

    Plus君了解到,最近的几位捐献者的籍贯分别是四川、湖南和广东高州等,均因车祸外伤不幸离世。因为他们和家人的善举,留下了“生命的礼物”,让他人重获新生。

    小知识

    A:什么人要换心?

    1.各种严重的心肌病 (如扩张性心肌病,药物治疗效果差)

    2.某些原发心脏的恶性肿瘤 (如心脏横纹肌肉瘤)

    3.严重的心脏瓣膜疾病,因患病时间过长已失去常规手术机会 (如严重的主动脉瓣关闭不全导致的巨大左心室和低EF)

    4.既往曾行心脏手术,因再次出现严重心脏病变,无法再行常规手术的 (如心脏瓣膜手术术后多年,出现三尖瓣极重度关闭不全)

    5.严重的心肌梗死、心力衰竭、反复心绞痛而无冠状动脉搭桥术的机会者(如缺血性心肌病)

    6.无法彻底矫治的复杂性先天性心脏病 (如严重川崎病、双向Glenn/ Fontan术后患儿)

    7.广泛心肌病变患者

    B:心脏移植的手术过程大概是怎样的?

    供者捐献心脏,心脏取出后需要在6个小时内移植到受体的胸腔,进行心脏和大动脉的吻合,吻合完毕后等待供体心脏重新开始工作。待供体心脏完全跳好可关胸,转入ICU行术后监护和免疫抑制治疗。

    【记者】曹斯

    【通讯员】李绍斌 彭福祥

    【摄影】张梓望

    【校对】张昕莹

    https://static.nfapp.southcn.com/content/201711/01/c76109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