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English
  • ——
    媒体报道(按姓名排序)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专家介绍 >> 媒体报道

    【南方都市报】79岁的志愿者:每天站4小时,护士退休后坚持为病人服务23年

           南都讯 记者阳广霞 实习生陈雁南 通讯员彭福祥 梁嘉韵 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门诊大厅,每天天亮之后就开始涨潮,形形色色的人们从远方赶来,喧哗的人声把这里充满,直到傍晚潮水才慢慢退去。

           钟惠芬早已见惯了这样的潮起潮落,在她79岁的年纪里,有60年的记忆都与这个大院有关。1959年,她成为一名麻醉科护士,1996年退休后,她继续在医院当了23年志愿者。她说,这就是她想要的生活,“帮助病人比跳广场舞有意义得多。”


    钟惠芬。

    医院就是她的“家”

           中山一院团委副书记石锐有时候有事要找钟惠芬,到了志愿服务驿站,只能排在长长的病人队伍后面,等她一一为病人解答完问题之后,才能和她说上话。

    钟惠芬常常站在门诊大厅最醒目的地方,等待有问题的患者前来咨询。在志愿服务的日子里,她手机上每天统计的步数一直保持在12000步左右。怎么挂号、看什么病挂什么号、哪个科室在哪里、去哪里拿药、APP怎么注册……这个“家”一样的地方早已在她心里形成了一幅无比清晰的地图。

           她时刻留意医院信息的变化,亲自编写医院的导诊指引。原来医院官方出过一个版本,但由于信息变动频繁,医院方面又没有及时更新,因此她选择自己手写指南。团委书记黄佳聪说:“钟老师的版本才是最标准的。”

           四年前,钟惠芬正式成为中山一院的一名志愿者。“一般身体没什么事的话,我就每天都来。”而在黄佳聪的印象中,“钟老师一年365天每天都来,从不缺席。”

           她从此过上了这种“两点一线”的生活。每天早上八点,钟惠芬都会准时出现在门诊楼一楼的志愿服务驿站,中午回家吃饭,稍事休息,马上又要开始下午两点半到四点半的服务。

           实际上,1996年从麻醉科退休后,钟惠芬就从没有闲下来过。她经常帮老同事挂号拿药,甚至送药到家,去总务科、护理部和健康教育部等比较忙的科室帮忙,有时也会去居委会参加活动,关心那些年纪比她更大的老人。

           而自从1959年从中山医科大学附设卫生学校(中山大学护理学院的前身)毕业,进入中山一院工作,到现在整整60年,对她而言,这里早就成为她此生中最重要的一个“家”了。

     

    传承:小“医二代”们

           志愿服务驿站常驻的志愿者只有钟惠芬一人,不过平时中大医学院的学生们会过来帮忙。去年暑假,团委开始发起一个针对“医二代”的活动,为驿站注入了新鲜血液,当时一共有80多个孩子参与。

           医院生活的快节奏,这些小“医二代”们早有心理准备。上初一的廖浩懿,他的爸爸廖康和妈妈王海英都是中山一院的医护人员。妈妈王海英是肝外科区的护士长,“经常上夜班,有时大半夜一个电话打来就得过去。”戚乐天的爸爸戚剑是一名外科医生,他一直觉得爸爸的工作很苦,“一般很晚回家,吃完晚饭才回,甚至有时候我睡觉才听到他的开门声。”

           孩子们来到医院做志愿者,钟惠芬都会手把手培训他们。很快,小志愿者们也开始站在人流中,为咨询的患者指引方向。尽管有时会遇到一些病人的抱怨,但他们没有时间低落,立刻投入为下一位咨询者的服务中。


    “帮助病人比跳广场舞有意义得多”

           基本上,钟惠芬对病人们有求必应。她发现很多病人因为没带现金而买不了病例,于是自己到银行取了100块零钱出来,供他们兑换。遇到外国病人来问路,钟惠芬就通过手机上的翻译软件和他们对话。一位从江西远道而来的病人,在医院做完检查后,需要等好几天才能拿到结果,但考虑到在广州生活成本太高,想提前回老家。钟惠芬得知后,让他安心回去,帮他取报告再快递给他。

           钟惠芬曾经在缴费处扶起一位晕倒的女子,过了半年,女子再次碰到她,跟她打招呼,激动地说:“3月13号那天,我晕倒了,是您把我扶起来的!”钟惠芬这才想起她来。2017年,她曾带一位肾移植病人去找教授,后来病人塞给她一个红包,她谢绝了,“您身体好了就是我最大的安慰。”

    退休后的生活,反而比以前更忙了,但钟惠芬已经习以为常,“我很看重精神上的收获和满足,希望能过上自己想要的生活。这是公益的事业,帮助病人比跳广场舞有意义得多。”

          “医二代”们也在志愿服务中尝到了乐趣,蔡翌希说:“被病人感激的时候觉得特别开心。”她的妈妈关桂梅是产房区的副护士长,她终于也理解了妈妈平时跟她分享迎接一个小生命诞生的那种喜悦。

         “医三代”郭心瑜的外婆许洁恒和妈妈余慕雪都是医护人员,去年高考结束她也选择了学医。在妈妈的鼓励下,她来到了志愿服务驿站。在这里,她提前了解了以后的工作环境,“什么样的人都可以遇到,最大的感受就是对病人要多一点人文关怀,要有足够的耐心,这样他们也会回馈感动和感谢。”


    她把自己嫁给了医院

           钟惠芬终身未婚,她把自己嫁给了中山一院。因为没有后顾之忧,她的时间得以自由支配。她住在医院里,每天领20块钱的餐补。曾经有人打电话找到她,想聘请退休护士,并开出一个月5000块的工资,她拒绝了,毫不迟疑。

          “我爱医院!我爱病人!我更爱志愿者的生活!请放心!我不会见异思迁!我会坚持,支持团委的志愿驿站工作的!”当听到黄佳聪念出她写的这段话时,她突然垂下眼帘,咬着嘴唇,眼泪却不受控制地流了下来。

           而懵懂的小“医二代”们,他们也许未能明白钟奶奶的心情,他们可能更多的是被学校和父母的要求推着往前走,但戚乐天说:“在不同的地方参加志愿服务,让我体验到了不同的职业。我的志愿者道路才刚刚开始,以后还会继续做志愿者。”


    报道链接:https://m.mp.oeeee.com/a/BAAFRD000020190227140261.html?layer=2&share=chat&isndappinstalled=0&wxuid=ogVRcdOhYh40_0M9SDCTxWAnlvhk&wxsalt=8eba01


    2019-02-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