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English
  • ——
    媒体报道(按姓名排序)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专家介绍 >> 媒体报道

    【羊城晚报】病患家属砸护士后登门道歉

      

      过而能改,善莫大焉,但若能从过与改中寻得医患和谐之道,则是功德无量。昨天,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急诊室发生一起“非典型”医患矛盾:患者家属因不能第一时间挂号而用厚厚的前台记录本砸向分诊台一名护士,但经过警察和医院调解,该家属在24小时内,旋即向受伤护士赔款道歉。与此同时,羊城晚报记者更了解到,在急诊室,这种先打闹后道歉的故事并非孤例,耐人寻味。

      现场回放

      男子越过“人龙”给病儿挂号,遭遇“不理”大闹急诊室

           病患家属砸护士后登门道歉

      昨天,记者赶到中山医急诊室时,受伤护士已经回家休息,而前来赔款道歉的病患家属也已经离开。但对于4月20日中午那场突如其来的打砸护士事件,在场医护人员和保安都记忆犹新。

      保安王先生向记者讲述了事情经过:20日中午,一名身高超过180CM的男子带小孩前来急诊室求医,当时在分诊台前排队咨询和挂号的人很多,但该男子越过“人龙”箭步走向分诊台前,跟护士说要替病儿挂号。“当时,正忙着应对其他排队咨询者的护士大概是看了他一眼,没说什么。那男子可能理解为护士不理他,就开始大吵大闹。说小孩病得很严重什么的。”王先生说,后来男子更跑到分诊台后的护士身旁,随手拿起厚厚的病人登记本就砸向该护士胸口,“很大的力气,痛得护士都站不稳,然后就哭起来了。在分诊台对面站岗的我就跑了过去拉开打闹的男人,后来队长、副队长和另一个保安,加上我,四个人合力把他控制住,但他情绪仍然很激动。”

      据了解,经诊治,该病孩的病情并不算危重。

      也可能因为这样,当该男子带病儿看完病,接受警察和医院的调解后,在21日亲自前来赔礼道歉。急诊室资深护士刘姑娘告诉记者,“我昨天不在场,但今天有一名男子问我昨天那名被砸的护士在哪里,我当时不知情,还问有什么能帮到他,他说是来跟那名护士道歉的。后来我听同事说了这事,才把二者联系起来,应该就是前一天打闹的患者家属。”

      中山医急诊室负责人称,这种先打闹再道歉的事件并非孤例,“之前有一个醉酒的部队病患,没说两句就对着护士的头暴打,后来给护士赔了几千块钱;还有一次,护士在走廊走着,也是因为一点小事,一病患家属抓着她的肩膀就打过去。该护士说让闹事者象征性地赔1元,后来大家都觉得不妥,对方最后赔了500元。”

      “再有一次,一位病人在急诊室打了一支退烧针,后来,回家不久就死了。他家里来了三个儿子和一个女婿,要打给死者开药打针的医生,护士们先在那名医生前围成了一堵人墙,护着医生,再找人给死者家属解释,其实,抢救结果显示患者是因为其他疾病猝死的,跟退烧针没有任何关系,后来家属接受现实后,也赔礼道歉了。”该负责人认为,医闹很多时候都发生在病患和其家属瞬间情绪失控之时,过后平息了,大都会回归理智。

      医护心情

      对医闹者的瞬间极端情绪心有余悸,但能理解

      有些道歉要靠医护“美化”

      尽管医护人员对医闹者的瞬间极端情绪表示理解,但作为医闹受害者,他们仍心有余悸。

      有着八年急诊室护士工作经验的李姑娘就告诉记者,她也曾有过在分诊台被袭击的经历,“虽然没有明显伤口,但当时我哭了两小时,而且,此后很长一段时间我都很怕上前台,后来是靠自己心理调节来克服。但至今,还会有一点阴影。因为很多突发事件是我们无法预料的,前一秒钟,患者还是彬彬有礼地咨询,但不知道是哪个举动哪一句话就触动了他哪个心情点,然后或会出现各种不可预料的打闹情况。”

      李姑娘亲述了遇袭经过:去年的一天,上夜班的她在急诊室分诊台前坐着,只见一名年轻母亲带着小孩前来挂号耳鼻喉科,称儿子因耳鼻喉疾病用了几天消炎药,现在情况好转,于是来复诊。作为每天处理数百宗急重病的科室护士,李姑娘认为,复诊应挂门诊号而非急诊号,于是就建议该母亲白天再带小孩去复诊。

      “当时那位妈妈听了我的建议也没说什么,就走了。我也觉得没什么。但过了一会,一个男人走过来,让我挂一个耳鼻喉科急诊,一般循例我们也要问是什么情况,他就说,‘你别问,给我挂号就是了。’我再问,他就开始吵起来了,原来,这男子是刚才那位来复诊的小孩的父亲。他们一开始没挂到耳鼻喉急诊,就去挂儿科急诊,但儿科急诊建议他们白天再去挂耳鼻喉科门诊做复诊。病儿家长就觉得医院是在耍他们。”李姑娘说。

      该男子一边吵闹,一边拿起分诊台前的笔、本子扔向李姑娘。“我很狼狈地躲着他的攻击,后来警察来了,回放闭路电视才发现自己被扔了三次,那一刻很难过很委屈,我只是希望大家对急诊科室有正确理解,这里是急重病患者的生命通道,而不是不用排队的方便之门。却遭来这般恶恨,他是有多恨我,才向我扔三次东西?”

      同样,在警察和医院的调解下,打闹的男子向护士道了歉。不过,并非所有“对不起”都代表真心认错和深表悔意,“那男子站在门口外面随意说了句‘对不起’就去拿药了,病孩和妈妈站在我面前,孩子不停地哭,作为已当妈妈的我,也只能接受这样的‘道歉’了。”李姑娘说。

     

           文/羊城晚报记者 何裕华 

           原文:http://www.ycwb.com/ePaper/ycwb/html/2014-04/22/content_427270.htm?div=-1